英国:在玩火自焚的保守党

正在角逐保守党党魁和英国首相职位的利兹·特拉斯(Liz Truss)近来宣布她将出台一系列反工会法。工会领导人对此做出了反抗性的回应。在这个情势下,无产阶级需要进行激进的斗争与大胆的联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28日。译者:熊尧章)

全国铁路,海事和运输工人联合会(RMT) 与 技术标准与安全局联合会(TSSA) 的组织下,数以万计的铁路工人今天再次罢工。英国此时正面临着持续性的全国就业、工资、工作条件和养老纠纷

RMT领导人拒绝了铁路公司老板们提出的少得可怜的提案。这项提案不仅连现在官方通报的通货膨胀率(9.4%)都赶不上;更糟的是,通货膨胀率将在秋天进一步上升; 然而这项提案仍然坚持一系列危害乘客和工人的安全的举措。

厚颜无耻的英国国家铁路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海恩斯(Andrew Haines)毫不意外地将谈判陷入僵局,以及由此产生的今天及接下来几周的罢工甩锅给RMT。

在他接受BBC采访时,海恩斯断言,工会“铁了心要继续他们的政治作秀活动,而不是妥协”。

然而,如果说有人利用这场争端作为“政治作秀”的手段的话,那罪魁祸首就是保守党。

小丑与骗子

正如我们所预期的,保守党领导人的竞选已经迅速沦为最后两名候选人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和特拉斯之间的一场混乱的争辩赛。

希望接替鲍里斯·约翰逊的那些人激烈地竞争着,看谁能提供最严厉的减税政策;谁能对欧盟、中国和俄罗斯采取最强硬的立场 ;谁最能契合他们政治上的神主牌:撒切尔。

苏纳克显然是统治阶级的理想人选。保守党——一个由小丑,骗子和江湖术士合奏而成的虚伪乐章中,他是一个所谓“温和”、“明智”的声音。

特拉斯在保守党员中领先苏纳克62%至38%。//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特拉斯在保守党员中领先苏纳克62%至38%。//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然而,事实上,为了胜选,这位前财务大臣必须求助于的并非伦敦市或大企业,他不得不把目光转向组成了保守党16万党员的狂热反动分子们。

现在,在他们在完成一轮半的电视辩论后, 保守党支持率方面苏纳克似乎远远落后于他的对手。根据YouGov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特拉斯在保守党员中领先苏纳克62%至38%。

无可挽回的伤害

统治阶级越发关注这一切的发展方向。继迫使英国首相约翰逊辞职后,英国现在面临着由他更加精神错乱、鲁莽、自私自利的助手接替他担任首相的前景。

同时,保守党的高层人物担心取代约翰逊的竞争可能会削弱保守党的力量。

同时,保守党的高层人物担心取代约翰逊的竞争可能会削弱保守党的力量。//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同时,保守党的高层人物担心取代约翰逊的竞争可能会削弱保守党的力量。//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为了赢得保守党党员的支持,苏纳克和特拉斯脱揭开他们虚伪的面容,互相指责对方。似乎没有什么是被禁止的,因为这些竞选者们已经不顾一切了。保守党议员们担心的不是这俩中哪个会当上下一任首相,而是保守党可能会因此失去下一次选举。

“我从没见过如此让人恼火的场面,” 外交部部长兼保守党前主席阿曼达·米林(Amanda Milling)愤怒地喊道。

同样,保守党的喉舌《每日电讯报》的头条警告称,“内讧将破坏保守党的声誉”。该报的社论坚定地表示,这两位大选竞争者“需要提防对党内不可挽回的伤害。”

权力的篝火

随着苏纳克紧随其后,不知廉耻、投机取巧的特拉斯正用她那疯狂的承诺和歇斯底里的叫嚣加倍地“努力” 。

特拉斯将苗头指向工运。//图片来源:Steve Eason特拉斯将苗头指向工运。//图片来源:Steve Eason

作为闹剧的一部分,英国的外交大臣特拉斯现在将枪口对准了工会,并承诺在上任后30天内点燃工人权益的篝火。

特拉斯提出的许多反工会“改革”包括:依法保证包括运输在内的重要行业的最低工作量,实际地禁止这些部门工人的罢工;提高罢工投票的现有投票门槛;投票通过发起某项运动时,限制其所能授权的范围;并将任何罢工的最短通知期从两周增加到四周。

这些都反映在了保守党最近推出的“工贼法案”中。新的法案允许机构工作人员取代罢工工人。

“我们需要采取强硬而果断的措施来限制工会瘫痪我们经济的能力,”特拉斯称。她希望能效仿撒切尔夫人,对抗矿工和其他有组织的工人。“我将竭尽我所能确保工会的激进行动不再损害辛苦工作的人们所依赖的重要服务,”这位未来的保守党领导人继续说道,并向狂热的保守党成员和冷酷无情的老板宣誓忠诚。

阶级斗争

这一挑衅性举动已经得到了工会领导人的反抗性回应。

“利兹特拉斯这是在向工会运动和劳动人民宣战,” 联合工会(UNITE) 秘书长莎朗·格雷厄姆(Shanron Granham)发推说。 “让我们明确一点,她的疯狂提案是试图禁止罢工行动,取缔有效的工会。”

“这个宣言啥也不是,只不过是写满了牢骚的清单罢了,” 格雷厄姆继续说道。“劳动人民的权利被一个野心勃勃的政客放在了砧板上,用于兜售极少数人的选票。”

“联合工会不会屈服于威胁,”格雷厄姆坚定地说道 ,“任何将我们认定为违法的尝试都将遭到激烈而持久的抵抗”。

同样,在回答特拉斯的煽动性建议时,RMT秘书长米克·林奇(Mick Lynch)表示:

“这些提议是自1871年工会合法化以来对工会和民权的最大攻击。”

“特拉斯的提议将使英国有效的工会主义定为非法,并剥夺劳动人民的关键民主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林奇最后警告说:

“如果这些提案成为法律,那么,这里,整个工运都将联合起来,以施加最大的压力,其规模将与1926年的总罢工、女性平权运动和宪章运动相媲美。“

这正是对特拉斯所掀起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所需要的。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特拉斯的动机可能是她自私的仕途主义操作。但在这种情况下, 毫无疑问,她那“慷慨激昂”的演讲是在为老板们的冷酷无情发声。

P&O公司的“就业大屠杀”席卷整个经济体的“解雇和重新雇用”浪潮:老板们到处都在发起进攻,希望以牺牲工人的工资和条件为代价来确保和提高利润。

面对这种势态的猛烈进攻,工人们需要进行激烈的反击,以捍卫工会自由和工人权利。正如格雷厄姆和林奇所暗示的那样,这意味着组织起来,粉碎任何反工会的立法和防止工人采取行动的法规。

工人们需要进行激烈的反击,以捍卫工会自由和工人权利。//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工人们需要进行激烈的反击,以捍卫工会自由和工人权利。//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P&O Ferries和其他地方的老板们用他们的行动已经表明,他们愿意违法以保护自己的利益。 有组织的工人必须采取同样大胆的举措来保护他们自身的权益,我们必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在这一方面,米克·林奇正确地以了英勇的1926年总罢工和宪章派为斗争榜样。

宪章派中最强硬的一派是意志坚定的阶级战士,他们愿意超越资产阶级法律的界限,来争取实现他们的诉求。 这是宪章主义真正的遗产,工会运动今天必须从宪章运动的历史中学习。

危机四伏的政府

老板们与保守党向工人阶级发下战书,不过他们绝对不是强大的,而是软弱的。

如果像预期那样,特拉斯赢得了保守党领导人的竞选,她入主唐宁街的时候将面对夏季的罢工浪潮,工人们将会获得信心并展示他们真正的实力。

接着,这些罢工很可能成为秋季更大行动的前奏,代表公务员,教师和卫生工作者的工会都希望在薪酬纠纷中投票给选举成员。

同时,无论是特拉斯政府还是苏纳克政府都不会“强大而稳定”。 相反,从第一天起,它就将是一个充满危机的政府——经济停滞不前,通货膨胀肆虐,保守党内部的分裂随着英国资本主义从一场危机蹒跚到下一场而逐渐扩大。

因此,即将到来的“不满之冬”不会像1978-79年那样是工人自身权益受损。因为,当时的罢工是为反对陷入困境的工党政府,这为撒切尔夫人上台铺平了道路。

相比之下,今天,工人们正在动员起来反对一个堕落的、腐朽的、软弱的保守党政府——如果施加足够的压力,这个政府就很容易被推翻,就像1974年希思政府被矿工大规模罢工的威胁而倒台一样。

把他们全部扫地出门!

至关重要的是工会领导人必须抓住当下运动的机会。总体而言,工人们正在采取行动。与此同时,保守党正处于崩溃之中。所以,现在,是时候把它们全部扫地出门了!

这意味着在工会之间组织协调行动来团结斗争。这应该包括为期一天的公共部门罢工,同时在每个城市和城镇举行示威游行,作为迫使大选和让保守党下台的群众运动的一部分。

米克·林奇已经这样提议过了,他提出了要搞政治总罢工的想法,以推翻保守党,并阻止任何新的反工会立法。这些大胆的言论现在必须成为实际的、激进的行动。

同时,工人们不应该对一个斯塔默工党政府的“替代方案”抱有任何的幻想。

凯尔·斯塔莫爵士”已经明确表明了他的立场:惩罚工党议员与罢工工人站在纠察线上讨好北约西方帝国主义;当涉及到挥舞国旗和安抚大企业时,他们可能巴不得比保守党还保守。

相反,工人和青年必须动员起来推翻整个破产的体制,为充斥着苦难和动荡的资本主义的解决方案——革命的社会主义,而斗争吧!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