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的幽靈:今日歡呼孫大聖

我們收到了一則對在中國互聯網論壇和社交媒體上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的報告,展示了盡管身處中共的極權主義統治之中,資本主義危機仍激進化了一整批中國青年,他們正用著許多有創意的方式來傳達他們的不滿。我們相信發布此文對於國際讀者而言將很有價值,因為此文所展示的,在官方的數據和報道中都查無此事。(按:本文原文發布於2020年10月22日)

自2019年以來,一系列網絡現像展現了廣大中國青年已經對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忍無可忍。新冠疫情以及其經濟影響則進一步地刺激了這一社會動亂的成長。新一代的中國青年正指望著馬克思主義來擺脫他們身上的桎梏。

今年一月至五月期間,一股反資本主義的情緒在中文互聯網上開始生龍活虎了起來,尤其是在嗶哩嗶哩、知乎一類在有一定知識水平的青年人之間十分流行的平台上。

下文,筆者將檢驗這些高度值得關注的互聯網爭端。這些爭端體現了這一發展的深度和廣度。由於審查原因,有些數據和資料以如今難以尋找,或是丟失了。所以,筆者只能根據筆者當時目擊這一變化的記憶,來猜測和解釋一些數據。

「996」,「251」,群眾怒斥惡劣工作條件

去年的一場事件中,大陸網民集體抨擊了尤其是科技大企業集團內極其普遍的極長時間工作制,俗稱996工作制:朝九晚九工作久,一周六天無休假,加班工資還克扣。這一制度為許多中國互聯網企業所用,如京東、阿裡巴巴、小米、網易游戲、蘇寧等。雖說這一工作制自2016年已有采用與報道,群眾的憤怒卻一直積攢到2019年的「馬雲996事件」才爆發。

2019年三月二十日,一個稱作996.icu的網站出現在網上,打出了這樣的口號:工作996,生病ICU(重症監護室),強調這樣夢魘式的工作時間會把人逼進醫院。六天後,一個電腦程序996.icu出現在了流行開發者網頁Github上。這是一場透過暗語發起的抗議,人們在試著找到一些很有創意的表達方式來規避「相關法律」。這些網絡事件的出現僅於數日內就成了國內外的熱門話題。之後,2019年四月十二日,在這一爭端達到了其頂峰的時候,阿裡巴巴公司內部一段泄露的錄音揭開了馬雲身為996體制之擁躉的真面目,他是這麼說的:

「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今天中國BAT【百度,騰訊與阿裡巴巴】這些公司能夠996,我認為是我們這些人修來的福報……我沒有後悔12x12【12小時一天,12個月一年?有歧義】,我從沒有改變過自己這一點。」

這些暗諷之言不僅侮辱了工人們的傷痛,還被掀開了馬雲自己長久以來的偽裝。不像其他中國資本家,比如劉強東,王健林等因深知其位而低頭悶聲發大財的一路人,馬雲認為自己是人民導師,為愚蠢懶惰的群眾帶來奮鬥教之福音。曾經,他巨人一般的創業路程吸引了無數熱枕的哈巴狗來叫他一聲國民老爹,而現在許多人不再稱呼馬雲和大亨朋友們為所謂的「企業家」,反而直呼其名:資本家。

來自2017年微電影功守道,其中馬雲主演,與許多明星演員演對手戲,展現了他那膨脹的自利心。//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對於這漫長工作制的憤怒很快又相結合於一件高度公眾化的事件,其中國家機器攜手老板狠狠地打壓了工人。前華為員工李洪元在華為工作了近十二年,在警方指控他欺詐華為之下,竟被羈押251天。一切都始於他離職時要求的離職薪資(在許多中國企業中都是慣例)。他於2018年被羈押,在2019年八月才釋放。值得注意的是,羈押的時間並非是因為欺詐罪,而是因為為了上訴期間良久的法律流程,這一期間深圳警方仍然限制了包括他在內的七位前華為員工的人身自由。

這一奇妙而又令人氣憤的插曲構成了一段新的梗語,由985、996、035、251和404四個數字表示,意為:出身985(大學),工作996,勸退35(歲),離職251,維權404(網頁錯誤404,指找不到此網頁)。對李洪元及其同事的做法是極具像征性的,盡管辛勤學習、終日忙碌,而當中國工人嘗試離開自己崗位時,老板仍然把他們當作罪犯一樣看待。

盡管公眾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圍繞在華為對此事的具體的處理上,群眾一聲聲的嚎哭仍然將中國社會表面下逐漸堆積起來的矛盾和不滿展現了出來。

「人民富豪」

數個月後,2020年四月的一系列的事件發生了,似乎是由於資產階級期望加速和強調重啟中國經濟而激發,反而造成了許多未曾設想的影響,又一次卷起了群眾的憤怒,怒斥統治階級的羞辱。

第一個事件正是「人民富豪事件」。三月底/四月初,一位《觀察者網》(親政府媒體)記者子思發布了一系列文章,鼓吹馬雲為「人民富豪」、「社會主義富豪」、「黨員富豪」。這條哈巴狗的發言頓時引來了公眾的反擊。

截屏於一段馬雲於2020年阿裡巴巴公益基金會的演講,由觀察者網轉發於B站。//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子思稱,中國的企業家與西方資產階級不同,因為「在中國,富豪們自始至終屬於人民的一部分,雖然擁有一部分私權力但不能凌駕於公權力之上,雖然控制相當大的資本但不能凌駕於政治之上,所以並不單獨構成一個具有領導力的資產階級。這就是所謂「人民富豪」,經濟上的確是富豪,政治上又的確是人民——以人民的身份構成人民民主政治的一部分,並以人民的身份參與政治協商和決策。」

這一荒唐的評論正是在用薄薄的一層面紗來掩蓋馬雲及其同類對中國工人的殘忍剝削,而年輕人再也不懼在網上喊出這一點了:

馬雲稱“商業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視頻,由觀察者網轉發,很快就被群眾抗議與惡搞。//圖片來源:公眾領域馬雲稱「商業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視頻,由觀察者網轉發,很快就被群眾抗議與惡搞。//圖片來源:公眾領域

一段2019年三月的視頻,題為《馬雲在家自拍12分鐘視頻,這才是霸氣,句句在理!》//圖片來源:公眾領域一段2019年三月的視頻,題為《馬雲在家自拍12分鐘視頻,這才是霸氣,句句在理!》//圖片來源:公眾領域

如上顯示的兩則截圖清晰地展示了青年們對馬雲的看法。我們可以在知乎上,對「如何評價觀察者網將馬雲稱為『人民富豪』?」的討論中看到更多證據,該問題擁有近1000萬的瀏覽數,其中最流行的評論強烈反對馬雲與《觀察者網》。不難看出中國青年正在向左激進的趨勢。不久前,馬雲還是一個中國叱詫風雲的公眾人物。現在,當普通人看到他時,則會通常會自發地高呼:「吊死資本家」。

一段惡搞視頻在人民富豪事件之後把馬雲稱作“MoneyFather”(金錢教父),模仿了經典黑幫電影《教父》//圖片來源:自家截圖一段惡搞視頻在人民富豪事件之後把馬雲稱作「MoneyFather」(金錢教父),模仿了經典黑幫電影《教父》//圖片來源:自家截圖

統治階級脫離現實

另一個觸發民怨的事件發生在今年五月四日,著名的「五四」運動周年紀念日:1919年,中國青年所領導的反對帝國主義的歷史性頑強鬥爭。在嗶哩嗶哩的官方賬號上發布了一個名為《Bilibili獻給新一代的演講<後浪>》的視頻,該視頻幾乎是立即引起了爭議。在視頻中,一個衣冠楚楚的人向觀眾講述了「新一代」的年青人的生活是如何功成名就。除了關於「功成名就」這一及其小資產階級的敘事之外,該視頻還展示了富裕家庭中青年的五彩斑斕生活的各種鏡頭。出現在視頻中的年輕人可以自由自在地環游世界,學習新語言,參加極限運動,進行水肺潛水……這些都是大多數中國人從未經歷過的事情。

視頻中描述的生活方式可謂是一個空中花園,與絕大多數中國青年完全絕緣。有一億中國人從未乘過飛機旅行,在14億人口中只有1.2億人擁有中國護照。盡管勞動法明文規定,「每周工作時間不得超過44小時」,但2019年5月的平均每周工作時間竟為46小時。在2020年,要購買一間中等大小的房子,一個中國的正常家庭必須將其全部可支配收入儲蓄整整17年。2017年,中國的英語水平全球排名第36位,為「低等級」一類。同年,實際的基尼系數達到0.67,收入不平等程度突破天際。這樣看來就毫不奇怪了,視頻中沒有一個工廠工人,快遞工人,司機,環衛工人,士兵或計算機工程師。即使面對新冠肆虐,醫務人員也僅僅出現了兩秒鐘。

先前,中國統治階級所展示這種聾啞人一般脫離現實的表演,僅僅會導致一種含糊的感嘆、冷漠或嫉妒,通常不會引起強烈的排斥。但是這次不同了:人們對這種傲慢忍無可忍了。

知乎上,有這麼一個問題:「如何看待部分年輕人對B站《後浪》的消極態度」 ,而一位用戶用《華沙曲》回答了這個問題:一首古老的社會主義革命歌曲,在波蘭,俄國和西班牙很流行。此響應迎來了4,600余個「贊同」(類似於Reddit和Facebook等西方社交媒體平台上的「頂」或是「贊」):

另一個回答(獲得22,000個「贊同」)只是將原來的《後浪》視頻的標題疊加在描述辛勤勞動者或貧困兒童的照片上,以諷刺的方式挖掘原視頻那個人成功、奢侈無度的主題:

這部視頻在青年人中的如此臭名昭著,顯現了他們不斷增強的政治意識。他們意識到了,習近平主席所倡導的「中國夢」實際上只是南柯一夢。他們對工作中所面臨的殘酷剝削感到疲倦和不滿。結果便是,富人的這種失態行為引起了人們的暴怒。網上成千上萬的嘲諷和輕蔑,甚至更激進的行動呼吁都表達了這一點。青年們正在目睹,有些人正在積極參加大規模抗議運動的重生,因為他們開始認識到彼此之間普遍存在的不滿情緒。

到2020年,還有更多事件表明階級之間的緊張關系,關於餐館,送貨員和服務工人針對貪婪的資本家發起的各種鬥爭,展開了許多熱烈的網絡討論。篇幅有限,這些內容的探討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之內,但是以上引用的兩個事件最能說明當前中國青年的心情。

左翼思想再起:《讓子彈飛》與毛澤東

鑒於上述情況,毛派導演姜文於2010年上映的電影《讓子彈飛》因其對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的懷舊寓言而重新流行了起來。表面上看,故事是關於一群稱為「麻匪」(以其領導人張麻子命名)的陳勝吳廣於北洋年間代表窮人推翻封建地主的故事。

這部電影一般認為是姜文的民國三部曲的第一部。但是,也可以將其解釋為對1949年中國革命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發展方式的批評。張麻子顯然代表毛澤東,而他的一幫麻匪(最終背叛了他)代表了毛澤東去世後繼承中國的統治階級。這部電影引起了許多人的共鳴,他們認為當前的資本主義政權與毛澤東的工人國家直接對立。緣於當今中國資本主義社會所創造的難以忍受的條件,可以理解的是,許多人都不禁回首計劃經濟的「美好時光」。

今年,在新冠疫情最初爆發的1月至3月的混亂時期,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被困在家中,封鎖條件下休假,這部已有10年歷史的電影再次受到關注。 從2月開始,有關《讓子彈飛》的許多評論開始在網上出現,往往包含強烈的左翼情緒:

China youth online screen 9 Image public domain

另一條來自二月十六日:

隨著對電影的關注逐步上升,網上的對它的討論特越來越激進,正如如下幾則評論,來自三月二日至三日。

這句話其實往往被認為是毛本人所言,但其實最早只能追溯到一位網民於2019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紀念毛澤東誕辰所寫//圖片來源:自家截圖這句話其實往往被認為是毛本人所言,但其實最早只能追溯到一位網民於2019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紀念毛澤東誕辰所寫//圖片來源:自家截圖

毛的兒子戰死朝鮮半島,而當今許多中國領導的子孫都是富家子弟。//圖片來源:自家截圖毛的兒子戰死朝鮮半島,而當今許多中國領導的子孫都是富家子弟。//圖片來源:自家截圖

《讓子彈飛》的一些鬼畜視頻也開始在網上出現,有一些還獲得了千萬級別的播放量。

知乎上,「《讓子彈飛》背後的潛台詞是什麼?」,「姜文的《讓子彈飛》裡的幾個兄弟,到底誰背叛了張麻子?」,「為什麼讓子彈飛又火起來了?」等問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另一個相關問題,「就中國而言,近代到今最偉大的人是誰?」則收到了4,700萬(更新:7,300萬)的瀏覽數。在一萬兩千多個的回復中,大多數回答為:毛澤東。所有這些都反映了一種向左的轉變,以及革命,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想的復興。

自發的在線宣傳工作的規模和成功也表明了中國年輕人的總體風向左移,許多視頻都獲得了百萬級別的播放量。觀看次數最多的左派視頻,涉及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蘇德戰爭:「嘿同志,您知道斯大林格勒在哪裡嗎?我在地圖上找不到了(1481萬次觀看)」。關於過去革命者的剪輯也很受歡迎,其例子有:《年紀輕輕,學什麼馬克思?》(195萬觀看次數)和《站起來,不准跪》(121萬播放量)。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批評也表現出色,例如:《如何反駁精神資本家?》(145萬次觀看)《翻譯翻譯,什麼叫「勤奮致富?》(447,000次觀看)。值得注意的是,馬克思主義的教育視頻也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其中包括:《蘇聯:社會主義還是國家資本主義?》(155,000次觀看),《法西斯主義是什麼?》(131,000播放),《印度政府的心腹大患:印共毛派游擊隊》(112,000觀看)。這些帖子和視頻有時傳播的速度使審查員不堪重負,審查員無法一次全部打壓它們。以至於最後審核員放棄了打壓,而是轉向軟性限流。

但是,這些激進化的根源是什麼?造成該國許多社會經濟問題惡化的疫情是部分原因。同樣,由於封鎖,人們也有更多時間花在互聯網上。2020年3月的研究表明,在三個月內,上傳到Bilibili的視頻的年度數量增加了約70%,在大流行的最初幾個月中,視頻的上傳量至少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一倍。鑒於中國相對較快地控制了疫情,並且目前的封鎖已經基本結束,激進化和意識形態左轉的真正根源則更加深遠。《讓子彈飛》的興起和對左翼視頻的熱情與則與上述4月和5月的事件有關。所有這些事態發展表明,年輕人對中國社會狀況的不滿與日俱增。

我們從此何處去?

今年1月至9月的事件表明了一個明確的事實:中國青年越來越排斥資本主義體制,而疫情期間給予他們的空閑時間為他們的激進主義成長提供了沃土。更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理解了統治階級的壓迫性。從現在開始,中國青年將永遠懷疑中共的社會主義本色。畢竟,是什麼樣社會主義國家可以容忍12小時之久的工作制?這些年輕人中的某一些將繼續更詳細地研究左翼思想,一些將成為革命者,為人類社會尋求另一條出路。

盡管中國年輕人的激進主義總體水平達到了新的高度,但這些情緒不可避免地要經歷衰退期,特別是在強大的威權統治下。從三月到九月,經過大約六個月的熱潮,隨著學生開始重返校園,我們發現上傳的激進視頻的數量有所減少,觀看次數也有所下降。從8月開始,部分原因是因為上學,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鎮壓水平上升。中國的統治階級很很清楚,任何抗議運動都必須在最弱的時候予以鎮壓。在撰寫本文時,許多視頻及其上傳者的帳戶正在消失。

學史可以明智,僅僅是學生和青年工人的力量還不足以改變社會。在中國內部問題的發酵正在激進化新一代的年輕人,並促使他們尋找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思想。近年來,已有人嘗試圍繞毛澤東思想進行組織,考慮到中國的特定傳統,這是可以理解的。馬克思主義者將與真正的階級鬥爭者團結一致,同時也要提出、澄清斯大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各種缺點,向新一代中國階級戰鬥派提供他們推翻資本主義所需的思想。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