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按:《共產黨宣言》是馬克思和恩格斯於1848年為新改組的共產主義者同盟起草的綱領性文件,並為後世的科學社會主義運動立定了政治、經濟、社會理論基礎。《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特此轉發繁體中文版,以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內的《宣言》為基礎。)

(按:以下報導最初是由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義大利支部“左翼階級革命”(Sinistra classe rivoluzione)於2月26日發表,批評了意大利政府對當地冠狀病毒疫情的對策。義大利當局不但沒有妥善宣導和保護公眾健康,反而製造了不必要的恐慌,採取了低效的措施,並乘機壓制了罷工和公眾集會的民主權利。)

自新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僅數週後,至今官方宣布的全國確診數量已達到42,744例。目前被中共當局宣布“封城”的城市也從疫情中心的湖北省延伸到浙江、河南、山東、黑龍江、福建、江蘇等地,目前全國總共包括27個城市和至少5千萬人以上,其規模已史無前例。首都北京和重要城市上海也被宣布進入“半封城”狀態。

圖片來源:人民日報

中國的冠狀病毒疫情已經達到相當危急的程度。根據官方統計,迄今全國已確診的病例達到5,997例,其中絕大多數在湖北省省會武漢市。但是,到目前為止,已有九個省份通報多於100確診病例,其中最甚者為工業大省浙江和廣東。冠狀病毒已擴散到中國境外,從南邊近鄰泰國到遙遠的澳大利亞和美國。  

台灣的總統和立委選舉結果大致上與各界先前的預測相符。蔡英文以高達810餘萬票(得票率57%)的壓倒性勝利擊敗了國民黨民粹人物韓國瑜(得票率39%)。而民進黨在國會內的席次維持過半,但新成立的保守政黨台灣民眾黨也如期取代了自由派時代力量成為國會第三大黨。在這個看似清晰的選舉結果背後卻存在著重要的矛盾。台灣勞工階級,青年和所有受壓迫者仍需要積極爭取屬於自己階級的政治力量。

2020年1月3日星期五早晨,川普政府目中無人地在巴格達機場擊殺了伊朗將軍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和伊拉克最高準軍部隊領袖莫漢迪斯(Abu Mahdi al-Mohandes)。美國帝國主義再次加劇了中東的動盪。

2020年1月11日,台灣的選民們將要以選票決定接下來4年誰將主管總統府和立法院。這兩個機關是台灣「中華民國」資產階級民主體制內最重要的統治階級機構之一。在看著民進黨於2018年九合一選舉和公投所遭受的大敗以及今年中共對香港民主抗爭的嚴酷鎮壓後,眾多的台灣勞工和青年不願讓中共勢力透過其在台買辦國民黨重返執政來摧毀台灣民眾過去爭取來的民主權利。

(按:本文為泰德·格蘭特於1970年發表的文章,原文標題可亦可直譯為“(革命)國際的綱領”,旨在評估第四國際自托洛茨基逝世以來的種種政治經驗、錯誤、和腐化。以格蘭特為首的英國”戰鬥趨勢”在第四國際於1963年重新整合時成為正式英國支部,但卻始終保持他們對國際領導的政治批判,最後於1965年被第四國際領導單方面宣布與另一團體國際社(International Group)同為第四國際在英國同情組織而淡出,最後脫離第四國際,自立門戶。文中的各項申論遂成為日後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理論基礎。)

上週末,香港例行的區議會選舉在爆發已半年之久的反送中抗議浪潮中進行。近來的情勢,讓這一歷史上低參與,低投票率的選舉儼然成為香港民眾對北京政權意見的公投。這場自香港回歸中國以來最多人參與的區議員投票,以反北京泛民派候選人的壓倒性勝利作結。然而,整個香港運動仍然迫切需要一個清晰的,階級鬥爭的路線才能有效前進。

(英文原文於9月12日發表)於9月8日星期日舉行的抗議企圖把香港運動推向反動的、公開親美帝國主義的方向。這對於運動是極其危險的,社運人士必須堅決、毫不含糊地拒絕這些傾向。

世界大眾對馬克思主義最常見的疑問,莫過於如何理解世界各地曾經存在的斯大林主義極權官僚政體。對此,英國托派理論家泰德·格蘭特(Ted Grant)以托洛茨基生前對斯大林蘇聯的分析以及不斷革命論為基礎,發展出“無產波拿巴主義”理論來理解這些政權在二戰後的形成。格蘭特曾在1949年1月準確預測到中共的奪政以及其必然會把持的執政型態,對世界其他類似現象也做出深入分析,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發展作出貢獻。本文為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國支部成員約翰·彼德遜(John Peterson)為在美國出版的泰德·格蘭特選集第一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所寫的序言,整體地綜觀了他與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和格蘭特的邂逅以及格蘭特“無產波拿巴主義”理論的要點。

今年8月,美國十年期國債的預期收益率自2007年以來首次跌破兩年期國債的收益率,而3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創下新低。 所謂的“收益率曲線”追蹤了購買政府債券的投資者的收益率,而這些投資者可以選擇在不同的時間範圍內償還債券。隨著美國財政部出售美國國債以換取用於資助政府的現金,美國政府的國債也隨之上升。

在過去幾十年內,抑鬱症和焦慮症的案例不斷創新高,以時而明顯,時而微妙的方式在整個社會中客觀和主觀性地表現出來。一份由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發表的報告表示:“在1999年到2014年間,美國按年齡調整的自殺率增加了24%“。美國心理健康組織(Mental Health America)也報導:“患有嚴重抑鬱症的年輕人的比例從2012年的5.9%增加到2015年的8.2%”。即使是不常使用網路的人,也可以感受得到有關心理健康的線上內容有所增加,包括各式有關“身心健康人生”的社論,或是諷刺自己失去生存意願的黑色幽默梗圖。在筆者為這篇文章搜集資料之際,美國谷歌網站竟自動建議搜尋“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憂鬱?“,凸顯了抑鬱症已經達到近乎無所不在的地步。(按:本文原文於2018年3月12日發表於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美國支部網站《社會革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