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由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領導,歷時半個月餘的長榮空服員罷工在7/6日落幕,長榮資方稍稍鬆動了先前的態度,工會與公司達成協議。從台灣工人運動的視角看來,這場運動不會是句號,更可能是一個逗號。

恩格斯在1873年寫道:“自古以來,巴塞隆納經歷過的街巷戰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昨天,巴城秉承了這一聲譽。各個獨立共和派及民主派組織在加泰羅尼亞各地發起和平守夜,以抗議12名加泰蘭政治犯所面臨的重刑判決。在巴塞隆納和其他城鎮內,西班牙和加泰羅尼亞的防暴警察不論老幼婦孺,清一色以警棍,橡皮子彈和電擊裝置攻擊任何上街抗議的群眾。

中國每年的國慶日一貫有戲劇性的閱兵來捧場。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週年之際,習近平更加是不惜餘力。這次國慶的閱兵式是中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傲然展示了新型超音速無人戰機和核導彈。用意很明顯:正如習近平本人所說,“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撼動我們偉大祖國的地位”。(按:本文原載於2019年10月3日)

 近來,香港的群眾運動從林鄭政府手中奪得了重要讓步,亦即撤回引爆本次危機,可能授權政府將在港人士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的送中法案。然而,撤回送中條例也僅是民間五大訴求之一,其他四項訴求,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仍然沒有被當局接受。

美國有組織勞工們握有著巨大的力量。奈爾遜能否成為美國工人階級需要的領導者,能夠帶領勞工階級轉守為攻?(按:本文英語原文原載於國際馬克思主義(IMT)美國支部發行的《社會革命報》(Socialist Revolution),於2019年8月1日發表。)

香港的驚天動地的抗爭行動正進入第三個月。儘管來自北京和林鄭月娥政府的壓力越來越大,但這場運動卻也越戰越勇。基層群眾正試圖從資產階級自由主義方法走向階級鬥爭的路線。香港群眾正在努力自行克服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嚴重社會矛盾,但各種各樣的不良份子也為運動注入了混淆的因素。如果沒有馬克思主義的政治領導,階級鬥爭視角和社會主義綱領,資產階級自由派和改良主義領導人所引入的觀點和領導方向將絕對束縛整個香港群眾工人階級利益和運動前進的可能性。(按:本文原文於8月14日發表。)

來自中共政府的一記反動鞭打卻加強了香港民眾抵抗中共的決心。 7月21日,在示威民眾在元朗港鐵車站上車時,大約50名穿著全白的暴徒衝進港鐵列車,不分青紅皂白地以棍棒攻擊乘客。雖然襲擊者真實身分至今不詳,而且襲擊行動看似武斷,但這些行動企圖表達的意涵已人盡皆知:香港人民無權挑戰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統治者們。

(按:本文是泰德·格蘭特於1990年夏季托洛茨基遇害週年在英國戰鬥派刊物《戰鬥國際評論》(Militant Internationa Review)第44期上發表的文章,其中概括了托洛茨基如何從與列寧一同領導十月革命到對抗世界斯大林主義並傳承正統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經驗,並解釋正統馬克思主義理念如何與今日世界勞工群眾的命運息息相關。)

這篇文章原本是艾倫·伍茲在1989年,為紀念法國大革命200周年而寫。他在1999年加上了新的序言。伍茲解釋了革命之中的內部張力,及群眾在革命中的重要角色。

翻譯:Henry Chan
校譯:大王
原譯本刊登於香港“夜貓”網站

在昨天五十萬群眾藉著七一節日抗議送中條例後,大規模的反送中運動沒有顯示出任何消退的跡象。然而,由於整起運動已經達到了沒有領導和計劃可以實現的目標的極限,它現在正處於一個重要的十字路口。 (按:英語原文發表於2019年7月2日)

(按:本文是格蘭特在斯大林于1943年5月單方宣布共產國際解散後隔月13日於英國《工人國際新聞》第5卷第11期刊上發表的文章,追溯了共產國際成立的歷史背景和任務,以及斯大林主義如何將帶向失敗和腐化,最後解散。英語原文刊登於英語馬克思主義文庫泰德·格蘭特專欄

今天,成千上萬的香港群眾發起了激進的遊行示威,抗議即將授權中國政府將任何在香港境內的人引渡並羈押在內地的“引渡條例”。三天前的6月9日週日大遊行可能是香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據組織者稱,高達100萬於人在香港潮濕的街道上游行。這意味著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參加了遊行! (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9年6月12日)

(編按:我們在此發表一篇由IMT在台灣的同情者撰寫的一篇文宣,向在地的學生們解釋1989年天安門事件和學運的由來以及它如何被摧毀的,並解釋這個歷史經驗如何為台灣和中國的勞工和學生指出一個抗爭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