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圖片來源: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按:本文原文著於1949年,是當時格蘭特回應英國另一托派運動者托尼·克里夫(Tony Cliff)關於是否能將斯大林主義國家認定為「國家資本主義」的論戰之回應。本文所引用的克里夫著作段落也由本文譯者自譯。譯者:k2e4z7x9)

在本文付梓之際,先前卡在蘇伊士運河岸的「長賜號」貨櫃輪終於獲釋。這艘船為日本正榮汽船公司所有,由台灣長榮海運公司經營。此次堵塞事件對國際經濟產生了重大影響:原油價格上漲,而貨物運輸成本及其最終價格也遭受巨大震盪。這起事件可能會產生較長期的影響,其連鎖效應難以計算。

一直以來,「國家」的問題對馬克思主義者而言,都是最基礎性的課題。這個課題在某些最重要的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中,也是佔了主要的地位,如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 State),以及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The Eighteenth Brumaire of Louis Bonaparte)。

(按:以下是對Wellred出版社新再版的卡爾·馬克思所著《法蘭西內戰》的介紹。這篇出色的導讀解釋了工人階級鬥爭史上這一鼓舞人心的分水嶺的主要事件和政治過程。公社人民為建立第一個工人政府所做的英勇、勝利但最終又是悲劇性的努力,充滿著當今的革命家們應該汲取的教訓。校對:Iwata)

埃及的革命既有豐富的教訓,也有對未來的展望。本文對比了革命時的情況與革命後10年來的創傷,並解釋了當下埃及的革命前景。(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1月26日,譯本經本網站發現後再做修改並轉載。原譯者:紀軼、原校對:奎霖)

緬甸群眾不顧軍方大規模逮捕和已經殘殺數十人,仍在繼續抵抗軍政府。自軍方奪取緬甸政權一個多月以來,情勢仍未能恢復任何表面上的穩定。相反,隨著一個工會聯盟組織了第二次總罷工以回應軍方的持續鎮壓,階級緊張局勢正在加劇。(譯者:k2e4z7x9)

過去幾年的政治動蕩困擾了全球統治階級。他們面臨了前所未有的抗議和不穩定的浪潮。他們正在越來越拼命地利用國家開支和其他讓步來穩定局勢。這一點在上個月的世界經濟論壇上就可以看出。(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2月19日。譯者:洪磊)

2月28日,《中國數字時代》發表報導稱,一名送餐員互助網的組織者(熊焰,又名陳生)可能已在北京被警方拘留。3月1日,來自熊焰獲取配送訂單的網絡平台「餓了麼」內部的一名線人證實,熊式和其他一些網絡成員確實被捕。在本文付梓之際,熊焰的行蹤和狀態仍不明朗,網上猜測不斷。這起消息則引起了廣泛關注。

日前,香港47名被當局指控「顛覆國家政權」而被捕的反對派政治人物出庭受審。這些拘捕浪潮是自去年夏天香港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實施中共政權對港強加的新國安全之後發生的。顯然,這是當局鎮壓自2019年爆發的香港群眾民主運動的一部分。只有進行階級分析,才能幫助我們了解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和解決之道。

為了紀念今年的國際勞動婦女節,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IMT)將在未來兩週內(3月2日)在世界各地組織活動,討論婦女受壓迫的歷史和基於階級鬥爭的革命性解決方案的必要性!(譯者:k2e4z7x9)

上週一(2月22日),從緬甸北部的密支那到靠近中國邊境的八莫,再到中部的奈比多,群眾在全國各大城市內走上街頭,明顯表明了他們對2月初發動的軍事政變的強烈憤怒和反對。人民所發起的總罷工更癱瘓了緬甸社會。(譯者:k2e4z7x9)

我們悲痛地獲悉,著名的農民領袖和真正的階級鬥士達塔爾·辛格(Datar Singh)不久前辭世。據消息人士稱,他在德里參與一次靜坐抗議後前往阿姆利則,在農民活動家組織的集會上發言。在他的最後一次演講中,他堅定地反對總理莫迪的農業法改惡,並主張農民和工人聯合起來共同努力鬥爭以推翻政府。當他結束演講並坐下時,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就此與世長辭。他留下了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以及在他卓越領導下組織起來的數百萬農民。他是旁遮普省Kirti Kisan聯盟的主席,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這確實是農民運動的一大損失。

緬甸的政變引發了一場具革命性規模的運動。人民群眾阻止軍方奪權的決心可以從已經發動的廣泛和日益增長的罷工和抗議運動中看出。軍政府顯然低估了他們將面臨的反抗程度。(譯者:k2e4z7x9)

從早期到俄國革命,布爾什維主義的歷史包含了大量的經驗教訓,說明階級鬥爭是如何為婦女問題提供最終解決的。在這篇文章中,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丹麥支部成員Marie Fredriksson探討了布爾什維克黨從其早期開始,一直到革命和奪取政權後,對婦女問題的態度。她審視了黨為了讓婦女參與進來而采取的措施,即布爾什維克黨奪取政權後所采取的進步措施,但也同樣審視了後來史達林主義的墮落對婦女造成的負面後果。(按:原文發表於2017年3月8日,譯者:洪磊)

12月5日至7日,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意大利支部「左翼階級鬥爭」(Sinistra classe rivoluzione)第21屆代表大會召開。由於疫情的原因,我們在線上召開會議,雖然條件沒有十分便利,但絲毫沒有影響參會者的熱情。有94名特別代表和來自40多個城市的約200名嘉賓出席了會議。(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