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1月31日緬軍總司令敏昂萊在緬甸發動的軍事政變,卻導致了一場軍方顯然沒有預料到的巨大群眾反彈。軍方的政變出乎許多人的意料,緬甸人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而且這似乎也不符合當下的需要。那麼它為什麼會發生呢?在本文中,我們試圖概述導致這一突然局勢發生和急劇變化的一些因素。(譯者:k2e4z7x9)

(按:以下是弗雷德·澤勒(Fred Zeller, 1912-2003)的著作《三點即全部》(Trois points c'est tout)中的翻譯節選。澤勒當時是塞納(巴黎)青年社會黨人的書記,也是30年代中期托洛茨基運動的同情者,於1935年10月底去挪威拜訪過托洛茨基。那時,社會黨領導人正在驅逐青年社會黨人中的左派,並企圖瓦解黨內的布爾什維克—列寧主義趨勢,這一趨勢的成員在1934年底加入了SFIO(第二國際法國支部,即法國社會黨)。布爾什維克—列寧主義趨勢是當時在法國支持托洛茨基的團體。譯者:洪磊)

1月23日,俄羅斯爆發了反對普丁政權逮捕反對派納瓦爾尼(Alexi Navalny)的大型抗議。雖然我們對納瓦爾尼這樣的自由派不抱任何幻想,我們的俄羅斯同志仍然參與了這些抗議活動以反對普丁集團的政治壓迫(這會對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運動造成非常嚴重的打擊),並舉起了馬克思主義的旗幟。(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1月26日)

(按:艾倫·伍茲於1968年5月前往巴黎,尋求與當時發動法國五月風暴革命的的革命工人和青年們接觸。他在下面這篇文章內描述了他所遇到的情況、氛圍以及與工人和學生的討論。他解釋了工人們是如何尋找他們可求的政治領導和方向,卻沒有在當時的極左團體或是背叛他們的斯大林主義領導層中找到。本文原文發表於2008年5月23日)

法國的1968年5月風暴是歷史上最偉大的革命總罷工。這場聲勢浩大的運動發生在戰後資本主義經濟上升的高峰時期。當時的資產階級和他們的辯護人如同今天一般,都在自我祝賀,認為革命和階級鬥爭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但1968年的法國事件卻突如其來,它宛如晴天霹靂,完全出乎大多數左派的意料,因為他們都已不再將歐洲工人階級視為一股革命力量。(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08年5月2日)

馬克思主義對歷史的分析——即辯證主義對歷史的分析——解釋,歷史的主要動力是社會對發展生產力的需要:增加我們對自然界的認識和掌握;減少生產和再生產條件所需要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改善生活方式、提高生活水平。(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3年9月4日。譯者:洪磊)

隨著牛津-阿斯利康所研發的新冠病毒疫苗近期在英國被批准使用; 以及輝瑞(Pfizer)-BioNTech,莫德納(Moderna)和其他已在世界上進行管理的產品,有人會認為我們將目睹此一流行病的結束。然而,在某些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製藥商和統治階級的政治代表正在搞砸疫苗接種。為了急於回到「正軌」,並使經濟再次活絡,他們無視科學根據,將人命置於危險之中。(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1月6日。譯者:Stanley)

2020年11月,迄今為止評級最高的一些中國國企發生了一系列的債券違約事件,這為從新冠疫情引發的低迷中相對穩固復甦的中國經濟蒙上了一層陰影。這表明中國國企無法從根本上避免資本主義體制的有機危機。(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2月9日,譯者:k2e4z7x9)

美國第46任總統的宣誓就職典禮,並沒有像以往那般的華麗和隆重。連日來,華盛頓特區市中心區的軍事化程度被比喻為「被圍困的堡壘」,駐有2.5萬名國民警衛隊士兵巡邏。士兵們在全城各地設立了安全檢查站,數百名士兵在國會大廈本身的大廳裡駐扎。不少人這些場景比擬於林肯在內戰前夕喬裝打扮進入首都,或者是小羅斯福在大蕭條時期舉行的收斂就職典禮。

馬克思主義始終走在女性解放事業的前列。3月8日(國際婦女節)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有著特殊意義的重要日子,因為它像征著工人階級婦女在全世界範圍內反抗資本主義、壓迫和歧視的鬥爭。本文概述了馬克思主義為爭取婦女權利而邁出的第一步,第一次成功的革命對女性解放的意義,先進國家和第三世界國家在資本主義條件下婦女的狀況,並提出了如何消除男女不平等問題。(按:本文最初發表於2000年3月8日。譯者:k2e4z7x9)

川普在上週煽動支持者們衝進國會後,已被推特和其他主流社交媒體平台立即封鎖下架。雖然這其中有令人欣慰的諷刺意味,但馬克思主義者必須清醒地讀者們:我們必須考慮大科技資本家們此舉的實際後果。

始於2008年的危機暴露了資本主義的困境。它開啟了一個進程,在其中數百萬年輕人和工人開始挑戰,不僅是所謂的「新自由主義」,而是資本主義本身。然而這場資本主義的危機非但沒有推動左翼掌權,反而把左派推向了危機。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個矛盾的結果,但如果我們把眼光放遠,就會發現這源於改良主義政治在我們所處的這樣一個時代的局限性。(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2月17日。譯者:k2e4z7x9)

2021年轟轟烈烈地拉開了序幕。昨天的事件毫無懸念地暴露了美國資本主義危機的深度——而這僅僅是個開始。即使在美國內戰前後的動蕩年代,我們也從未見過美國國會大廈被抗議者攻破--而且是在現任總統的鼓勵下攻破的!美國政府的恐怖襲擊反制措施被啟動,催淚瓦斯在走廊裡飄散,至少有一人被槍殺。正如前總統小布希所言,這些是人們在所謂「香蕉共和國」——即在一個被美帝國主義干預蹂躪的國家,而不是在美帝野獸自己的肚子裡——所看得到的場景。

親愛的讀者們:

近日《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編輯部獲悉,有個別不肖人士擅自在中文互聯網上以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名義與他人互動,甚至以我們組織之名徵翻譯稿或文章,並承諾稿費。

我們在此鄭重聲明:我們組織從來沒有收受任何此等人士的投稿,也不會發放稿費。IMT以及我們全世界各地的國家支部所運作的刊物內容,都是由我們的成員和支持者們自願無償提供,作為我們為爭取社會主義奮鬥的一部分,而不是為了賺取稿費。

我們文章的修訂和出版也是由我們各地正式成員民主選舉出來的編輯部管理。我們投稿者們如此的犧牲奉獻,是建立在投稿者們都願意共同在國際工人和青年運動中推進馬克思主義思想,並為世界工人階級提供達成世界社會主義轉型所必須的理念。

這些擅自徵稿人士不僅從來沒有和我們有任何接觸。我們敬告《衛馬網》全世界的中文讀者們慎防這種行為,以及任何無據聲稱自己是IMT成員的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