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世界经济正逐渐走向混乱状态。货物售罄,汽油告急,能源价格飙升,西方主要港口挤满了排队等待的船只,有时不得不等待数周才能卸货。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已经结束,生活正在恢复,世界市场的复苏却遭受一系列危机的拖累。(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13日。译者:Xinsuo)

美国许多行业受到了“罢工十月”(Striketober)的袭击:从医疗保健行业到建筑业,从木工到煤矿,从媒体到通信,从休闲食品到谷物制造业。总的来说,本月总共有10万名工人投票授权采取罢工行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19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10月20日,南韩的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民主劳总,KCTU)的8万多名成员响应领导层的号召,在全国14个地区走上街头。更有5万名工人於當日下午2点停止工作,离开岗位。(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20日。译者:李小宝家的狗)

9月26日第20届德国联邦选举的结果显示,德国两极分化的进程仍在继续。公众舆论从未如此动荡,选民从未如此犹豫不决,议会也从未如此四分五裂。德国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体系正处于危机之中,但在这次选举中却找不到阶级斗争的替代方案。(按:原文发表于2021年9月30日,译者:洪磊)

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之间最近达成的协议,引发了一场国际关系危机。法国暂时从华盛顿召回了大使,中国也发出了抗议。新协议已引起各方不满。然而,这项协议只不过是帝国主义列强之间更广泛重组的又一步骤。(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06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东北三省人民的限电生活已持续半月有余(还将持续),限电狂潮也逐渐席卷了中国大部分地区。这些省份從前是中国的工业中心,但在资本主义复辟后受到了大量失业的蹂躏。现在,限电危机让这些地方的百姓面对公共服务和家庭所遭受的严重破坏。

今年的工党大会以右翼的胜利而告终。左派必须从科尔宾运动的兴衰中吸取教训。唯一的出路是建立马克思主义的力量。请加入我们来从事这份重要的任务。(按:本文原文于2021年10月1日发表)

“左翼需要一种新叙事”。这就是当今世界许多左翼人士心中的想法,他们试图建立一种能替代占主导地位资产阶级政党的方法。这种“新叙事”理念背后的实质是什么?它能以任何方式帮助工人阶级和青年们前进吗?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奥地利支部成员约拉·基普卡克(Yola Kipcak)解释说:玩文字游戏,不能替代阶级斗争。(按:故事本身并不能替代阶级斗争。哲学是大众的、科学的,为灌水和故意“学术化”的怪话术语,不仅无益于阶级斗争。还更可能是一剂改良主义的迷魂药。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1918年11月,德国革命爆发。1919年春天,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的工人阶级成功夺取政权并宣布成立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在其短暂而英勇的生命中,这个共和国不仅要与公开的反革命作斗争,还要与自己缺乏经验而产生的结果作斗争。尽管如此,这些事件代表了1918-1923年德国革命中最鼓舞人心的事件之一。这起经验所带来的教训对今天的革命者来说是无价的。(译者:Ethan,校对:洪磊)

后现代主义是一种在二战后时期崛起且没有确定形式的哲学思想流派。它开始于一个边缘的趋势,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了资产阶级哲学的主要流派之一,渗透到今天学术界虽然不是大多数人但也占大部分的方面之中。在这里,我们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这些文章将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分析后现代主义的不同方面。(译者:Affroins)

(编按:艾伦·伍兹的这篇最初写于20年前的文章,纵观了人类从野蛮到文明社会的发展。在后现代写作中,历史似乎是一连串本质上毫无意义、无法解释的随机事件或意外。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内部清晰的发展规律,可以追溯到人类社会的最早时期。对这些基本规律的理解,对任何对改变世界有浓厚兴趣的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封面照片: 图片/Twitter,维权网

在过去的两个月内,中共政权所采取各项严厉措施震惊了社会,并引发了广泛的猜测。政府对一些大型私营企业进行了惩戒,同时对娱乐业施加了大范围的监管。这些措施背后的动机被所有主要官方媒体宣传的一篇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概括。但是,中共党国是否真的在领导一场社会变革?还是这些措施实际上是在捍卫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根基?

被认为是成功地反驳了大企业政客追求的紧缩议案的现代货币理论(MMT),现在在左派内已经蔚为时尚。但是,一位MMT主要倡议者的新书所展现的局限性,验证了为什么我们需要马克思主义理念。(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20年9月18日。译者:Kostya)

二十年前的今天,美国目睹了现代历史上对其土地的最大规模以及最血腥的袭击。一伙恐怖分子将一系列的商用飞机撞向了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子塔,造成了至少2,977名男女死亡以及至少25,000人受伤,使美国人民陷入恐慌。而在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也惊恐地看着绝望的人们被困在塔楼上层的毁灭性场景,在塔楼倒塌前不久,其中一些人选择了跳楼以免于被活活烧死,数千人被埋在了地下的瓦砾之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9月11日。译者:Affroins)

9月3日星期五,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他不会参加将于本月底举行的自民党总裁竞选。这实际上意味着他在任职首相不到一年后就会卸任。然而,鉴于日本资本主义的普遍危机,我们目睹的不仅仅是菅义伟自身政治生涯的结束,而且是日本统治阶级在过去十年中设法维持的相对政治稳定之终结。日本正在迎来一个新的、动荡的政治不稳定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