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马来西亚日益加剧的社会和政治危机已经达到新的高度。执政联盟内部长达数周的混乱内斗(涉及君主),导致总理穆希丁·亚辛(Muhyiddin Yassin’s)的丧失了国会多数。在统治阶级高层分裂的同时,青年们在街头抗议,医生们在罢工,群众们在表达对政权的不满。(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08月04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英国工党的统治机构于今天投票决定,要永久禁止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其他左翼团体活动于工党内;这将导致数千名工党成员被从党内开除。但我们不会被这种攻击所吓倒。加入我们的社会主义斗争吧。(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20日,译者:洪磊)

1846年,德国的空想社会运动家魏特林(Wilhelm Weitling)曾抱怨说,“知识分子”的马克思与恩格斯只会写一些工人们不感兴趣的晦涩问题。马克思则愤怒地回应说:“无知从来没有帮助过任何人!”。马克思当年的回应在今天也一样有效。(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09年10月15日)

这份文件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2021年世界大会的代表们批准(报告全文见此)。它提供了我们对世界政治中发生的主要进程的总体分析,在这个以前所未有的危机和动荡为标志的时期。随着世界经济基础中的炸药和新冠疫情仍然在全球局势中投下阴影,所有的道路都指向阶级斗争的加强。

7月24日至27日,来自世界各地50多个国家的2800多名马克思主义者聚集在线上,参加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世界大会。大会原定于2020年举行,但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而被迫中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07月27日。译者:李七夜)

目前全球半导体芯片陷入短缺,台湾芯片制造商正尽其所能维持生产以满足需求,但岛内又出现了COVID-19病例,制造商们为了从销售激增中获得最大利润,将劳动者,尤其是来自东南亚的外籍劳工,陷入完全不人道的境地。(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1日。译者:Xinsuo)

安排地乱七八糟且拖延已久的东京奥运会将在明天开幕。今年,它将会在没有观众与日本人民正当地担心传播新冠肺炎的危险,并对老板们犬儒的企图迫使他们弥补门票销售缺口而感到愤怒的日本工人和青年普遍反对的情况下进行。(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22日。译者:Affroins)

7月4日,92岁高龄的著名演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陆文顿(Richard Lewontin)不幸辞世。陆文顿是少有的在科学和政治方面都自觉接受哲学观念指导的科学家,并且毕生都坚定无悔地捍卫其哲学。陆文顿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也因此成为一位辩证唯物主义者。他通过自己的工作向世界展示了有意识地将辩证法应用于自然研究的丰富可能性。(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12日,译者:Iwata)

(译者按:这份演说是英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泰德·格兰特(Ted Grant)于1983年9月在英国工党党大会上的发言,申诉当时党内右派于当年2月其本人和马克思主义的《战斗报》(The Militant)编辑部发动的开除党籍令。格兰特当时所领导的战斗趋势(Militant Tendency)透过马克思主义的群众工作理论广泛地在工党基层推广革命理念,而他们取得的成功也招致了工党右派的攻击。尽管格兰特等人无法于这此当大会驳回开除令,但是战斗趋势仍然在而后几年在工党和英国工运内扮演着亮眼的角色,工党官僚也始终无法开除所有战斗趋势的支持者,直到1990年代初战斗趋势内部领导层决定不顾格兰特警告,采取极左主义路线并率领战斗派脱离工党后,战斗趋势对工党的影响才逐渐消失。)

瑞信银行(Credit Suisse)最新披露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百万富翁俱乐部”的人数迅猛增长。尽管资本主义已是苟延残喘,但由于财富不平等的不断加剧,美国依然产生新百万富翁173万人,德国产生633,000 人,澳大利亚的超过 300,000 人。(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9日。译者:Xinsuo)

连续夜班 丶超长工时丶高强度劳作丶机器一般的生活丶野蛮粗暴的管理丶极低时薪...这一系列现象是在说20世纪30年代上海苦难工人的生活吗? 不,这只是步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下“国家主人”工人阶级的日常生活剪影,这更像是剧作家夏衍笔下包身工苦难生活的再现。

缅甸革命在经过群众数月的英勇斗争后,已经退潮。该政权对群众进行了残酷的镇压,而抗议运动则从大规模罢工示威转为小规模武装冲突。问题在于:革命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我们作为革命家有什么可以吸取的教训?

(译者按:2021年7月11日,古巴全国各地爆发了群众抗议,其中的确有人借此表达对当下严峻经济情况和官僚倾向资本主义的政策所造成的管理不当的不满,但也有证据显示有亲美国和反共势力透过网路大力介入。以下报道首先刊登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墨西哥支部“左翼社会主义者”(Izquierda Socialista)的网站上

本文是英国马克思主义革命运动者和现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首席理论家艾伦·伍兹(Alan Woods)于1976年秋在仍处于佛朗哥主义极权政府治下的西班牙从事地下革命工作时完成的小册子。文本原名为“中国境内究竟在发生什么事?”(What is Really Happening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