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肺炎疫情中的商務投機——將製藥大財團國有化!

可行的疫苗終於可能被研發出來的消息為全世界人民帶來了一線曙光 。但是,當工人們在新冠病毒危機中首當其衝地受到衝擊時,主要的壟斷製藥財團卻笑著準備趁火打劫。 (按:本文原文於2020年11月20日發表於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Socialist Appeal))

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人都在為COVID-19疫苗的即將問世而歡欣鼓舞。

將資本主義的利益置於人命之上的多國資產階級政府,完全沒有遏制住疫情的蔓延。群眾對政客沒有信心 ,把希望寄托在病毒解藥的出台上。但是,資本主義體制的病症是無藥可醫的,它將試圖從這一突破中獲利,從而損害人類的利益。

不確定性

統治階級渴望得到有效的疫苗,不是因為他們關心人們的痛苦,而是因為它想恢復「正常」的經濟活動。因此,鉅額的公共資金被投入到各種候選藥物的研發中

其中兩款藥物——其一由總部位於波士頓的莫德納(Moderna)公司生產,另一則是由美國製藥巨頭輝瑞(Pfizer)與其德國合作伙伴拜恩泰科(BioNTech)合作生產——兩者都已經通過了三期臨床試驗  ,結果表明其最終有效性在90%至95%之間

雖然這些數字令人鼓舞,但臨床試驗仍未完成。除此之外,在疫苗開始生產和銷售之前,還有一個疫苗提交政府批准的過程。

全面推廣疫苗的時間表尚不明確。例如,英國保守黨政府表示將優先考慮他們認定為「關鍵工人」的人民,但這還不包括那些在擁擠的教室裡冒著感染風險的教師

疫苗高速的研發也引起了人們對其安全性的擔憂,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種擔憂也可能阻礙大規模的疫苗接種。這方面過失的責任完全在於資產階級政府,其自相矛盾的信息和對危機的錯誤處理破壞了公眾的信任。

資本利益

不過,股票市場的反彈立即反映出了資產階級的樂觀情緒,富時100指數大漲近5%

這些急需的疫苗對製藥資本家及其股東來說是一筆豐厚的財富,其中包括英國保守黨財政大臣瑞思·蘇納克(Rishi Sunak) ,他的前對衝基金Theleme Partners重倉了莫德納(Moderna)。這說明了這個腐朽的英國資產階級國家政府是如何千絲萬縷地與資本主義利益綁在一起的 。

與此同時,疫苗的競爭被犬儒地作為資產階級政府之間地緣政治拉鋸戰的一部分。帝國主義列強都在爭先恐後讓自己的資本家先過線獲得專利權,以便於在世界舞台上戰勝對手。

隨著COVID-19病例在全球範圍內的激增 ,盡管疫苗的研發對於在疫情及其引發的經濟動蕩中掙扎的數十億工人來說是黑暗隧道盡頭的一絲曙光但我們不應該對大製藥公司的動機抱有任何幻想。

輝瑞和拜恩泰科的疫苗銷售收入將達到130億美元(98億英鎊)。美國訂購了1億劑疫苗,歐盟訂購了2億劑,英國訂購了4000萬劑。

莫德納公司表示,它可以在2021年生產5億到10億劑疫苗 。這將為該公司及其所有者帶來140億美元(105億英鎊)至290億美元(220億英鎊)的利潤。

國家支持

盡管私營部門賺得盆滿缽滿,但所有正在進行第三階段測試的疫苗都依賴於公共部門的研究和/或資金。例如,莫德納是由川普政府的「空間機戰行動(Operation WarpSpeed)「資助的。

盡管輝瑞(Pfizer)公司聲稱自己「從來沒有拿過國家的一毛錢」,但它與拜恩泰科公司共同創造的產品是基於美國和德國政府開發的技術

俄羅斯的Gam-Covid-Vac疫苗是由該國衛生部研發的,而中國的第三階段疫苗則來自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由國家嚴格管理的北京科興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開發。

私營醫療產業非但沒有推動創新,反而從國家身上榨取錢財,然後將回報收入囊中。輝瑞首席執行官阿爾伯特·布拉(Albert Bourla)(他個人出售了價值560萬美元的股票)駁斥了反對企業指望從新冠肺炎疫苗中獲利的「激進」想法

「是誰在尋找解決方案?是私營部門,」布拉斷言。另一位企業發言人則補充道:「從一開始,我們就一直在進行風險投資。」因為輝瑞公司只有在交付有效的疫苗時才會得到報酬。

但面對當下致命的疫情,冒著生命危險和生計危險的是工人階級。而與此同時,這些有錢人卻利用公眾當初資助的研究和資源謀求發財致富!

資產和利潤

實際上,大型製藥公司希望普通人為這些疫苗支付兩倍的費用 。輝瑞和拜恩泰科的疫苗將在美國以39美元的價格提供兩次注射,而莫德納的則為50美元。

由於供應合同仍在協商中,美國以外的其他國家的價格可能會有所不同。但莫德納已經預計每劑疫苗的價格將在32美元到37美元之間。這筆費用將不得不由接種者個人承擔,或者由已經不堪重負的公共衛生服務部門承擔。

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聽統治階級對我們說:「我們是共同患難的」。但對於工人階級和窮人來說,這是一個病態的笑話。

這種不公正在所謂的發展中國家更為嚴重。最富有的國家已經購買了主要候選藥物的大部分劑量。大型製藥公司也不太可能在貧窮國家以當地可負荷的價格向其提供產品,這不是一個有利可圖的舉動。

印度和南非政府試圖阻止製藥公司在全球範圍人民都開始接種前實施知識產權保護,但遭到了大藥商游說團體的阻撓

正如樂施會所指出的那樣,不管臨床試驗結果如何 ,對於數百萬人來說,這種疫苗對數百萬因價格過高而無法使用的人來說是「有效率零」的。

疫苗推出時的問題

這些疫苗研發成果公告背後另一個被忽視的方面是疫苗生產後的管理和儲存成本高昂的問題。例如,據估計 ,輝瑞疫苗在英國的推出將花費20億美元,並需要數月時間。而這是假設退休的衛生工作者被全部請回來幫忙的情況下。

疫情的最初幾個月暴露出的醫療系統設備不足,無法應對這樣的危機——而數十年來,財務撙節緊縮政策一直在蹂躪著這個系統。

低發展國家的情況要糟糕得多。例如,奈及利亞只有4萬名醫生,而該國有近2億人口。一個人均醫療支出為74美元(而英國為3000英鎊)的國家如何支付大規模疫苗接種計劃?或者采購昂貴的專用冰櫃,用於儲存需要在-75℃下保存的輝瑞疫苗?

這一需求也讓英國政府感到頭疼,災難性的英國脫歐談判可能會強迫等待貿易談判結果的運貨車在英國邊境上大排長龍 ,在這種情況下,車內的庫存劑量要如何在這種情況下持續以超低溫保存,也是一大問題。

資本主義無政府狀態

所有這些都只是提醒人們,資本主義下的生產是無政府性的。即使是基本的、救人命的商品——如預防致命疫情的疫苗——資本主義體制也只是以利潤為基礎進行生產,而不是出於對人的生命或需求的考慮。

我們訴求:將製藥公司國有化——在工人的控制下以確保免費提供疫苗 !建立一個完全公有的醫療服務,置於醫護工作人員自己的控制和管理下!

歸根結底,只有在國際範圍內實行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才能保證每個人都能從醫學科學的進步中受益,而醫學科學必須從盈利動機的束縛中解放出來。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