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申请逮捕令:内塔尼亚胡会被绳之以法吗?

昨天,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Karim Khan)以战争罪为由对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atanyahu)和国防部长约阿夫·加兰特(Yoav Gallant)发出逮捕令,这一惊人消息震惊了世界媒体。(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4年5月21日。译者:Fiona Miller)

汗检察官对两人的指控包括:

  • 将饿死(加沙)平民作为战争手段;
  • 故意造成巨大痛苦,或严重伤害身体或健康;
  • 故意杀人;
  • 蓄意指挥对平民的攻击;
  • 灭绝和/或谋杀;
  • 迫害;以及
  • 作为危害人类罪的其他不人道行为。

如果逮捕令发出,它意味着这些人一旦踏上国际刑事法院的124个成员国的领土就会被扣押和遣送。最重要的问题是:逮捕令真的会被发出吗?这是个棘手的问题。

这是该法院有史以来第一次考虑对一个不仅与美国友好,而且是其主要盟友和犯罪同伙之一的国家发出逮捕令。

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的办公室持续在调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履行国际法义务方面所犯的罪行。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已造成 35000 多人丧生,约 170 万人流离失所,因此一直饱受国际社会的批评。以色列在四月份已经无视联合国安理会要求其立即停火的决议。

国际法院下令采取“立即有效的措施”,通过确保“充足的人道主义援助和提供基本服务”,保护被占领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免遭种族灭绝的危险。以色列甚至连最起码的措施都没有采取。

提供援助的命令是国际法院 1 月 26 日下令采取的六项临时措施之一,以色列有一个月的时间报告其遵守措施的情况。在此期间,以色列继续无视其作为占领国确保满足加沙巴勒斯坦人基本需求的义务。

好吧。但国际法院对此做了什么呢?

以色列和美国都不是法院124名成员国中的一员。美国曾经表示其反对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在加沙战争罪指控的调查,理由是其不相信最高刑事法院“有管辖权”。

美国还在国际法院(海牙的一个独立机构)受理的指控以色列军队在加沙实施种族灭绝的案件中为以色列辩护。

美国曾经表示其反对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在加沙战争罪指控的调查。//图片来源:justflix, Wikimedia Commons美国曾经表示其反对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在加沙战争罪指控的调查。//图片来源:justflix, Wikimedia Commons

这是以色列与美帝国主义卑污关系的又一例证。几十年来,正是这种无条件的永久支持使以色列得以逍遥法外——真的是逍遥“法”外。

正是这种支持给了内塔尼亚胡和他的团队一种绝对无懈可击的感觉,这种感觉指导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包括公开蔑视美国本身。内塔尼亚胡认为,他有权向美国总统吐口水,原因很简单,乔·拜登永远不会采取任何果断措施来阻止以色列统治集团为所欲为。

这种局面只能怪白宫里的那个男人自己。他在去年10月7日采取的极其愚蠢的行动造成了这一局面。在当时的情况下,华盛顿表示支持以色列,为其“自卫权”辩护是不可避免的。但拜登的行动远不止于此。

他在电视镜头前公开拥抱内塔尼亚胡,发誓将无条件地支持以色列。

这种不体面的装腔作势完全不合时宜,也完全没有必要。他完全可以派国务卿托尼·布林肯或他的其他走狗去正式表达对以色列的支持。但是,通过采取这一步骤,他永久性地束缚了美国外交政策的手脚,助长了内塔尼亚胡及其手下的自负,他们现在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了。

法国著名外交家塔列朗(Talleyrand)曾说过:“C'est pire qu'un crime, c'est une faute”—“这比犯罪更糟糕,这是一个错误”。从那时起,美帝国主义就一直在为这个愚蠢的错误付出代价。然而,这只是华盛顿几十年来所奉行政策的一个极端例子。

美国历届政府——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奉行不懈支持以色列的政策。这给了以色列统治集团一种独特的逍遥法外的感觉。当权者非常清楚,无论他们犯下多少罪行——这些罪行数不胜数、罄竹难书——他们都不会被追究责任。他们在华盛顿的朋友会确保这一点。

如今,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它现在是美帝国主义在该地区拥有的唯一可靠盟友。昔日顺从的政权,如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已逐渐对华盛顿嚣张跋扈的态度感到不满。它们越来越多地朝着更加独立于美国的方向发展,这不可避免地意味着它们将逐渐进入俄罗斯和中国的势力范围。

因此,作为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石,盲目坚持无条件支持以色列变得更加重要。强大的犹太复国主义和“基督教犹太复国(锡安)主义”游说团体在无限资金的支持下,以及名不副实的“自由媒体”的不加批判的支持下,进一步推动了这一政策。

然而,这一政策并非没有相当大的风险。中东是一个爆炸性的雷区,其中悬而未决的巴勒斯坦问题是一个永久的潜在炸弹。过去七个月发生的事件暴露了这种局势有多么危险。

对内塔尼亚胡来说,10 月 7 日的血腥事件犹如天降甘露。这些事件为他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借口,使他可以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对加沙发动一场毁灭性的战争,意图消灭哈马斯。

但七个月后,他未能实现任何目标。加沙几乎被摧毁,成千上万的加沙人被杀害。但是,哈马斯虽然被削弱了,但并没有被打败,而是继续抵抗。人质尚未获释,以色列发现自己在国际上比建国以来任何时候都更加孤立。

几个月来,内塔尼亚胡对国际社会对以色列的批评避而不谈,因为他知道美国总统已经提供了“铁杆的支持”。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很简单:自保。

他作为总理的地位极不稳定。事实上,他的支持正在迅速瓦解,战争联盟中出现了公开的裂痕。如果有白宫在背后支持你,谁还会在乎国际法院、南非人或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呢?

但即便是拜登政府也有其局限性。美国的反抗浪潮与日俱增。学生叛乱似乎是突然爆发的,尽管遭到残酷镇压,甚至正因为镇压才聚集了力量。民主党内部,甚至政府内部的不安情绪与日俱增。

对于美国的决定,内塔尼亚胡的回应是傲慢的叫嚣和蔑视。//图片来源:白宫推特

内塔尼亚胡政府一意孤行,全面进攻拉法,最终促使美国加大了对以色列的施压,甚至暂停了部分军事援助。但这一切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对于美国的决定,内塔尼亚胡的回应是傲慢的叫嚣和蔑视。以色列正利用其已经十分强大的武器库,加紧对拉法的攻击。他吹嘘说,任何外部势力都无法阻止他的国家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自卫。如有必要,以色列 "将孤军奋战"。

以色列极右翼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Itamar Ben-Gvir)谴责拜登的声明,并在 X(推特) 上写道:“哈马斯❤拜登”。内塔尼亚胡以前可能以为美国会一直支持以色列并提供必要的军事支持。但拜登的行动表明,这不再是一个安全的假设。

美国将始终向以色列提供防御性武器,如导弹拦截器。但不能再想当然地为进攻行动提供炮弹和威力强大的炸弹。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刑事法院突如其来的声明就像一颗重磅炸弹砸向了以色列社会。

国际刑事法院显然感受到了帝国主义在他们脖子后面呼出的热气,他们试图通过同时对哈马斯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Yahya Sinwar)、穆罕默德·戴夫(Mohemmad Deif)和伊斯梅尔·哈尼耶(Ismail Haniyeh)发出逮捕令来平息事态。

如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缓和打击和转移批评,那么它的目的没有达到。国际刑事法院采取行动的消息立即引起了以色列的愤怒。以色列战争内阁成员指责国际刑事法院“道德盲目”。

几乎所有政治派别和党派都发表了激烈的评论,这表明了他们的震惊和愤怒,也表明了国际刑事法院的行动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说,国际刑事法院的决定“令人发指”,“让全世界的恐怖分子更加胆大妄为”。他愤怒地要求美国和其他所谓的“西方共同体”成员采取行动,阻止任何逮捕令的签发。

他的话并没有被置若罔闻。美国也不甘示弱。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的这一举动立即遭到了美国国会中以色列支持者的谴责。这并不奇怪,因为甚至在逮捕令的消息公布之前,美国国会就已经开始了疯狂地阻挠。

在几乎所有共和党人和相当多民主党人的支持下,议长迈克尔·约翰逊起草了一份立法提案,旨在禁止法院的任何官员和与此案有关的任何人进入美国。这可能会对联合国本身产生非常严重的破坏性影响——美国和以色列的许多右翼人士对此表示欢迎。

内塔尼亚胡称国际刑事法院的决定是件“丑闻”。他还说:“这不会阻止我或我们”。如果这意味着彻底消灭加沙的全部人口并将其彻底摧毁,那如此也罢!

以色列的同伙立即加入了愤怒的大合唱。欧洲各国的反应不一,有的表示支持,有的则称这一决定“令人震惊”、“不可理解”。

法国外交部说,它“几个月来一直在警告必须严格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特别是警告加沙地带平民损失的不可接受性质以及人道主义准入不足”,并补充说,“法国支持国际刑事法院及其独立性,以及在所有情况下打击有罪不罚现象”。

但在伦敦,英国首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的发言人则表示,国际刑事法院的逮捕令“于事无补”,无助于实现战斗暂停。遗憾的是,他没有告诉我们究竟怎样做才能达到这一目的。

英国外交大臣卡梅伦勋爵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不认为以色列有任何过错,因此英国将继续向以色列运送炸弹、炮弹和其他有用的工具,帮助以色列为加沙的和平与和谐事业服务。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德国政府试图用“尊重”国际刑事法院的虚伪声明来掩饰自己,但又补充说:“同时申请对哈马斯领导人和两名以色列官员的逮捕令,给人一种等价交换的假象”。报告随后列举了哈马斯犯下的罪行,并表示支持以色列的“自卫权”。

尽管内塔尼亚胡在公开场合大言不惭,但他显然非常担心自己和一些同事可能会被国际刑事法院起诉。以色列希望美国在幕后向国际刑事法院施压。以色列还需要美国提供支持,以抵制对以色列犯下战争罪或种族灭绝罪的广泛指控。

没问题!拜登称国际刑事法院申请对以色列领导人的逮捕令“令人愤慨”。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显然,这将是一个精心策划和资助的行动,以阻止国际刑事法院对任何以色列公民发出任何类似的逮捕令。

拜登称国际刑事法院申请对以色列领导人的逮捕令“令人愤慨”。//图片来源:公共领域拜登称国际刑事法院申请对以色列领导人的逮捕令“令人愤慨”。//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可以肯定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国际刑院、检察官和法官将面临来自华盛顿的巨大压力,要求他们撤回逮捕令申请,或在法庭上将其驳回。这种压力是否会对国际刑事法院产生预期效果,我们拭目以待。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国际刑事法院很可能会因为华盛顿的拉拢而撤销逮捕令。然而,现在我认为这一点似乎并不明确。国际刑事法院本身非常清楚,任何此类决定都将不可避免地引起另一方的激烈反应,并可能给国际刑事法院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然而,正因为如此,他们不遗余力地提供了大量确凿的事实和证据、证人证词、照片和电影胶片,包括卫星拍摄的照片和电影胶片。此外,他们还成立了一个由来自不同国家的大量知名律师组成的小组,该小组确认了检察官的决定。

面对如山的证据,如果法院退缩,它将完全丧失作为一个独立法律机构的信誉。这种行为将立即使其受到公然虚伪和双重标准的指责。

让我们回想一下,当弗拉基米尔·普京被指控在乌克兰犯下战争罪(据称“绑架”乌克兰儿童)时,美国人和其他人急忙要求签发逮捕令,而法院顺从地接受了这一要求。

该案中提供的证据极少,与以色列案件中大量证据形成鲜明对比,这些证据清楚地证明以色列犯有最严重的战争罪。因此,无论是否情愿,法院除了接受检察官提供的无可争辩的证据,或者完全放弃作为客观和合法的法律仲裁者的任何伪装之外,确实别无选择。

有一点是绝对清楚的。国际刑事法院的裁决不会对以色列统治集团的算计或对加沙人民的战争产生任何影响。如果有人认为国际刑事法院的行动会对停止每天对加沙长期受苦受难的男人、妇女和儿童实施的屠杀和暴行产生任何影响,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

就在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其决定的同时,加沙卫生部表示,自10月7日以来,加沙地带已有超过35,562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的军事进攻中丧生,79    ,652 人受伤。在过去24 小时内,又有106名巴勒斯坦人丧生。

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明白,现在停止敌对行动不仅意味着失去政治权力,而且意味着彻底的耻辱,随后将因腐败指控受到审判,他的政治生涯也将终结。因此,他决心继续他的屠夫生涯,血战到底。

无论是法律判决、调查、联合国决议,还是任何其他法律游戏,都无法挽救不幸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悲惨命运。只有各国工人阶级和革命青年联合行动,推翻帝国主义——世界上所有这些残暴恐怖的根源——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卫马克思主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站。 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革命斗的革命克思主义组织 如果您认同我的理念趣加入我,可以填写联络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marx.cn@protonmail.com 或私火花革命社脸页谢谢

Join us

If you wan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joining the IMT, fill in this form.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