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全國範圍性的農民封鎖—走向無限期大罷工!

12月8日,即農民領袖與政府進行第六輪會談的前一天,印度農民舉行了全國性的封鎖活動——又稱「巴拉特大罷工」(Bharat Bandh),這次活動大約有500萬人參與,分佈在2萬個地點。農民從上午11點到下午3點封鎖了主要幹道,主要是旁遮普邦(Punjab)、哈里亞納邦(Haryana)和北方邦(Uttar Pradesh)等農業邦。所有商業中心都被關閉。抗議者還封鎖了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比哈爾邦邦(Bihar)和奧迪沙邦(Odisha)的鐵路,德里的許多店舖和商業區也都歇業來聲援罷工的農民。儘管德里的主要高速公路被大規模封鎖,但農民們仍得到了當地居民的聲援。(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0年12月11日。譯者:k2e4z7x9)

在賈坎德邦(Jharkhand),商店和私營企業也都停止營業,而在蘭奇(Ranchi)、賈姆謝德布爾(Jamshedpur)、哈扎里巴格(Hazaribagh)和其他主要城鎮均舉行了示威和集會。幾乎所有進入德里的主要高速公路都被農民封鎖。在哈里亞納邦的古爾岡(Gurgaon)地區,約有100個人,以及一名來自地區反對黨,即泰倫加納民族黨(Telangana Rashtra Samithi,TRS)的議員被捕。來自印度國民大會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下稱國大黨)、小老百姓黨(Aam Aadmi Party,AAP,德里的執政黨)、全印度農民聯盟(AIKS)、印度工會中心(CITU)的積極活動者和農村托育中心(Anganwadis)的工人,總共代表了360個農村,在古魯格拉姆(Gurugram)舉行了抗議活動並封鎖了國道。國大黨的工人在昌迪加爾市(Chandigarh)試圖封鎖國道時也被逮捕。賈姆穆(Jammu)的農民也舉行了罷工,一些商店和商業機關也同樣被關閉。 運輸業工人及其組織舉行了一次大型集會,他們還封鎖了賈姆穆—帕坦科特高速公路(Jammu-Pathankot highway)。

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的農民領袖們也參與了全國性的商業停業行動。孟買的農業市場完全關閉,數十萬人上街聲援罷工的農民。總的來說媒體和農民都聲稱,「巴拉特大罷工」在25個邦非常成功。幾乎所有的主要媒體都認為,這次全國性的封鎖事件比1988年發生的事件要大得多,當時農民在德里的船艇俱樂部(Boat Club)進行了大規模的動員,抗議農作物價格和要求免除水電費。

目前德里大約有35個農民組織,是當前農民運動的中心地區。農民要求當局為他們提供拉姆利拉廣場:一個距離議會大廈6公里且能進行抗議活動的開闊場地。目前,農民們在30多公里外,沿著進入德里的主要高速公路上紮營。

拒絕政治協商和交涉

農民們拒絕了政府提出的所有讓步,並表示除了廢除三項新的農業法案外,他們不會接受任何其他提議。//圖片來源:Satih Acharya。 農民們拒絕了政府提出的所有讓步,並表示除了廢除三項新的農業法案外,他們不會接受任何其他提議。//圖片來源:Satih Acharya 

這一行動背後的13個組織的領導人,在全國封鎖的前一天與內政部長阿米特.沙阿(Amit Shah)舉行了會談,但未能達成任何決議。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沙阿堅決要求實施並啟動導致了這場運動的令人憎恨的農業法案。然而,他們對此法案的一些妥協和微調鬆綁。他們對農民的擔憂做出了回應,並提出了對法案的建議性的調整,如私人公司在邦政府註冊,對在農產品市場委員會(APMC)系統外進行的交易徵收相同稅收,這保證了農民的最低供應價格;如果需要,農民也可以向民事法院提起針對私人公司的訴訟。此外政府也表示,他們將為所有公共和私人的交易,提供最低供應價格(MSPs)的書面承諾,但不能對此制定法律,他們還決定撤回旨在減少補貼和推動電力供應私有化的《2020年電力修正案》(the Electricity (Amendment) Bill 2020)。 

農民們拒絕了所有的這些提議,並表示除了廢除三部新農法案外,他們不會接受任何其他的提議。他們拒絕了第六輪談判,並表示除非廢除這三項法律,否則他們不會與政府進一步交涉。農民決定升級封鎖行動,並宣佈在12月12日和14日舉行為期兩天的行動。在12日,農民組織決定湧入主要高速公路並佔領收費站,讓所有高速公路免收費用。此外,他們還將在政府大樓和部長辦公室外靜坐。而在14日,農民將在全國各地舉行抗議活動,並佔領印度最大的資本家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和高塔姆.阿達尼(Gautam Adani)擁有的企業集團,以及一切有關聯的商業辦公大樓和商業中心。 

沉淪的政府和反對派

在這之後,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正在利用其掌握的所有媒體管道,加緊宣傳農業法案對普通農民的好處。他們正在散佈反對農民的仇恨情緒,並將農民的反抗行為扣上破壞印度經濟活動安全的帽子。包括哈里亞納邦的農業部長達拉爾(J. P. Dalal)在內的幾位部長表示,農民的抗議活動是由境外的巴基斯坦和中國勢力所支援煽動的。同樣的話術也被莫迪政府所控制的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使用。在包括齋浦爾(Jaipur)在內的幾個地方,印度人民黨放出他們的打手對各個反對黨的抗議者進行人身傷害的鎮壓。而在其他地方,鎮壓工作是由受中央真接命令的警察所執行的。 

政府及其媒體走狗控訴,這些反對黨是被那些想要摧毀印度的境外勢力所控制。與此同時,反對黨正在接受印度人民黨的這種說法,並試圖證明他們才是印度民主的「真正」的捍衛者。他們的反對意見僅指出這些法案是在議會中以一種極不民主的方式通過的,因此需要採取適當的民主程序。而有趣的是,這一要求是來自於那些在議會中無足輕重的政黨。 

為了安撫他們的基層黨員,有15個反對黨支持農民的全國性大罷工。有幾個政黨在這場運動影響下的各邦進行了象徵性的靜坐,草根國大黨(All India Trinamool Congress,TMC)的農業工人部門在西孟加拉邦開始了為期三天的有限靜坐。 然而,草根國大黨的領導人瑪瑪塔·班納吉(Mamta  Benerjee)表示,她不會支持農民所發起的巴拉特大罷工。在阿薩姆邦(Assam),國大黨和全印度聯合民主陣線(All India United Democratic Front,AIUDF)在農民的封鎖行動中,投機取巧地給予支持。德拉維達人進步聯盟(Dravidian Progressive  Federatio,DMK)以及其在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的盟友也表示支持農民的封鎖行動。 而在泰倫加納邦,泰倫加納民族黨的首席部長呼籲他的黨員通過集會遊行支持農民。儘管有這種膚淺的支援,但總的來說,主要反對黨們都對是否直接參與農民罷工猶豫不決,並將運動成員拒之門外。 

堅定的斯大林主義者,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總書記西塔拉姆.葉丘里(Sitaram Yechury)說他希望遠離農民的抗議現場,除了少數國會議員進行非常有限的干預外,任何黨員都不會加入農民的抗議活動。「我們不想把農民問題政治化」葉丘里同志如此說道。 

12月9日,各個斯大林主義政黨加入包括了國大黨、民族國大黨(Nationalist Congress Party)、小老百姓黨、德拉維達人進步聯盟、泰倫加納民族黨在內的右翼反對政團,透過在12月9號與總統拉姆.納特.科溫德(Ram Nath Kovind)的一場會面,遞交了一封聯合抗議信來支持農民。這個包括斯大林主義政黨在內的右翼反對政團,由國大黨的沙拉德.帕瓦爾(Sharad Pawar)所領導。帕瓦爾是在2004到2014年間,由國大黨領導的聯合進步聯盟(United Progressive Alliance,UPA)執政期間,在位時間最長的印度農業部長。在任職期間,帕瓦爾積極為國家的農業部們的企業化而奔走。當時他寫信給德里的各位首席部長,並要求他們修正各邦的「促進全國農產品市場委員會」(APMC)法案,以有利於私營企業,特別是大公司。由於政府洩露了他的信件,媒體也揭露了他的虛偽。 

農民們收到各方聲援

 農民得到社會各階層的支援。//圖片來源:Satih Acharya農民得到社會各階層的支援。//圖片來源:Satih Acharya

農民們正從各種工人組織和工會那裡獲得支持。銀行工會的工人佩戴黑色徽章以示聲援。其他支持農民抗議的部門包括漁民、沙礦和採石場工人、工業聯合會、鐵路聯合會和學生。然而,這些支援者被限制僅能以個人名義參與抗議活動。

世界各地的工人也紛紛施以國際聲援。美國、加拿大和英國都發生了抗議和集會,在這些國家有大量的印度僑民。西方國家的統治階級擔心這些抗議活動可能會激發本國工人採取行動。因此,這些國際抗議活動的消息,幾乎都被媒體壓下。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道(Justin Trudeau)迫於印度僑民的壓力,敦促莫迪政府允許和平抗議並與農民進行對話。加拿大印僑大多是來自旁遮普邦的印度人,他們在加拿大的多個選區往往是組成一個巨大的選票團。歸根結底,杜魯道和其他西方統治階級從根本上來說,是代表著跨國公司以及莫迪政府的相同的資產階級的利益,因此反對農民的鬥爭。 

財富和苦難的積累

莫迪的右翼政府堅決支持大企業。,印度人民黨在在野期間,就是透過被稱為「Arthis」的農業中間人和中小商人,在農業地區建立其社會基礎。然而,當他們上臺執政後,他們的重點就轉移到了大商人身上。這就是資本主義的規律。大公司吃掉小公司隨之建立自己的壟斷地位。多年來,莫迪通過各種立法行為,以及直接干預國家事務,特別是在反對黨佔主導地位的地方加強了中央集權,從而降低了反對黨在整體經濟和政治上的影響力。所有主流政黨都依附在資本主義身上,放棄了任何類似親民的立場。在一連串的背叛之後,地方邦的政黨在上次選舉中被群眾徹底否定,大大減少了他們在中央和各邦的權力。印度人民黨的反建制言論,加上宗教沙文主義,成功填補了其他政黨留下的政治真空。現在執政的印度人民黨和其他政黨之間的持續鬥爭,是為了爭奪通過剝削工人階級和窮人所創造的剩餘價值份額,當然,最強大的戰士總是主宰著戰鬥。 

印度人民黨的領導人,為了從印度財政和農業資源進行貪污與掠奪,打造了一條龍服務。這個一條龍服務將給印度人民黨高層領導人和國家官僚帶來巨額財富,最終才涓流到他們社會的最低階層。印度人民黨的領導人及其資本家支援者大規模積累財富和政治權力的舞臺已經搭建好了。正如馬克思曾經說過的:「因此,在一極是財富的積累,同時在另一極是貧困、勞動折磨、受奴役、無知、粗野和道德墮落的積累。」 因此,我們在印度看到,在財富和權力大量積累的同時,貧窮、疾病、失業、壓迫和剝削也在大幅增加。令人失望、腐敗和一心想著飛黃騰達的主流政治領導人無法扭轉局面,而所謂的左翼政黨已經完全放棄了階級鬥爭的外衣,轉而擁抱小資產階級自由主義。 

無限期大罷工

這場農民運動是印度令人窒息的政治環境中的一線希望。我們歡迎農民領袖宣布的即將於12月12日和14日展開的行動日。只要他們能夠得到工人和廣大社會群眾支援,而這些行動將會產生重大的影響。印度人民黨和國家的媒體正在無時無刻散佈對農民的仇恨情緒,來試圖毒害大眾的意識。他們給農民扣上反愛國主義間諜的帽子,說他們是境外的巴基斯坦和中國勢力所資助的、說他們是卡利斯坦(Khalistan)民族主義者、說他們是聖穆斯林戰分子滲透進來的等等。此外,除非這場運動朝著粉碎國家機器和整個資本主義制度的方向推進,否則將會失去人民的支援,招來最殘酷形式的國家鎮壓。農民及其組織必須積極聯繫主要的工人組織及其普通成員,努力組織一場無限期的大罷工,直到他們的要求都達成為止。 

  • 對反工人與反農民的法案說不!
  • 免除一切農民貸款
  • 為佃農和工人提供土地、住房和社會保障!
  • 沒收壟斷大企業!
  • 進行無限期的大罷工!
  • 推翻莫迪政權!
  • 工農聯合萬歲!
  • 為社會主義革命鬥爭!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