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 languages Albanian Belarusian Bengali Catalan Chinese Czech Danish Dutch Esperanto Japanese Georgian Kurdish Pashto Hindi Malay Indonesian Persian Greek Gaeilge Hungarian Vietnamese Turkish Swedish Hebrew Polish Russian Romanian Korean Slovenian Thai Nepali Serbo-Croatian Galician Norwegian Macedonian Burmese

英国共产党(CPB)的政治喉舌《晨星报》(The Morning Star)正在大肆鼓吹的两本分析中国的新书:罗思义(John Ross)的《伟大的中国道路》(China's Great Road)和卡洛斯·马丁内斯(Carlos Martinez)的《东方依然红》(The East is Still Red)。从书名就可以看出,这两本书都把当代中国经济和共产党说成是真正马克思主义的,在他们看来,所有共产主义者都有义务积极支持他们。两本书都认为,中国正在开辟一条通往社会主义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道路。(本文原文发表于2024年6月7日,译者:Samir)

统治阶级常常将共产主义者描绘成暴力分子,认为他们会不择手段,直到让社会陷入血海。因此,在一场关于成立革命共产党的采访中,丹麦最大的媒体——B.T.报试图引导丹麦分部的同志承认他们支持暴力。这种诡计并不让我们感到意外。(本文原文发表于2024年5月22日,译者:托马)

1955年至1970年间,法国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对喀麦隆的统治,对喀麦隆人民发动了残酷的战争。虽然大多数资产阶级政治家现在(勉强)承认了法帝国主义同期在阿尔及利亚犯下的罪行,但法国统治阶级在喀麦隆犯下的罪行仍被否认或淡化。(原文发表于《捍卫马克思主义》杂志第45期)

20世纪30年代初,年轻的南非共产党(CPSA)陷入了一场深刻的危机。由于斯大林主义化的共产国际在所谓的“第三时期”采取了灾难性的政策,加上以官僚驱逐和激烈的个人冲突为特征的有害的的内部制度,该党沦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宗派。(按:本文原文刊登于《捍卫马克思主义》理论季刊2024年4月刊)

五十年前的今天,葡萄牙革命开始了,当时一部分军队反对独裁统治,引发了强大的工人运动。 本文从这一鼓舞人心但又悲惨的历史事件中吸取教训。(本文原文发表于2024年4月25日,译者:小凡)

我在1977年初写下此文(发表于《战斗派》,1977年4月1日第349期),当时意大利共产党(下简称为“意共”)的领导者支持少数派基督教民主党(又译天民党)政府,而此政府正实施紧缩措施。1976年10月,此政府宣布计划后,意大利各地立即掀起一波自发的罢工潮。意共领导者利用他们在工人中的巨大威信,将工人拉回来,接受 “牺牲”,将其视为 “让经济重新站起来 ”的必要措施。那个时刻,代表意大利工人阶级被重大背叛,标志始于1969年著名的“热秋”阶级斗争浪潮结束的开始了。

在社会转型的斗争中什么是道德的,什么是非道德的?75年前,托洛茨基写下了他的杰作《他们的道德和我们的道德》,他在其中解释道,道德是阶级斗争中关键的意识形态组成部分之一。(本文原文发表于2013年3月27日,译者:周树马)

2023年是李光耀诞辰100周年,他是新加坡首任总理,也是当今新加坡的核心人物。在纪念活动中,人们纷纷缅怀这位曾被亨利·基辛格形容为“历史的不对称之一”的人物。李显龙总理(李光耀之子)将于5月15日卸任,并将接力棒传给与李氏家族无关的新一代领导人。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以及新加坡国家的整个架构能否继续存在,都悬而未决。因此,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必须了解当今新加坡国家的性质。(本文原文发表于《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译者:Kevin Samir)

当今世界的大多数女性距离实现平等还很遥远,更不用说解放了。男女工薪差距是一方面,但不平等和压迫却远不止于此。从晚上外出时对饮料无人看管的恐惧,到独自走在回家路上的焦虑,被迫忍受铺天盖地的性别歧视的言论和目光,到承担大部分家务,到医生不重视“妇科病”,以及普遍被视为“价值较低”,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本文原于2024年3月8日发表于《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译者:萨米尔)

1921年3月2日,喀琅施塔得的水手将武器对准了年轻的苏维埃政府。这场叛乱持续时间很短,并于3月18日被镇压。它的故事则广为流传,不断被一次又一次地提起,却很少有人关注事实和严肃的分析。本文不会深入重述叛乱的时间细节——这些详细信息读者可以在许多其他作品中找到。相反,本文将概述叛乱发生的背后过程超越叛乱的表象看到其实质,并解释布尔什维克针对叛乱采取的行动。(按:原文于2024年3月29日于IMT国际网站“捍卫马克思主义”发布,作者:Ted Sprague, 知乎账号瓦列里-萨布林翻译,经我方发现校对后发布。)

以下是对“马克思主义书籍”(Marxist Books)最新出版物《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哲学》之介绍,由捍卫马克思主义(In Defence of Marxism)的编辑艾伦.伍兹撰写。这一关于辩证唯物主义的新选集可以在MarxistBooks.com上以特优价格购买。

في هذا المقال يشرح روب سويل، محرر جريدة “الشيوعي”، لماذا يجب عليك أن تصير شيوعيا إذا كنت ترغب في إحداث تغيير حقيقي للمجتمع.

Dne 25. června, byl parlamentu předložen ke třetímu čtení opovrhovaný finanční zákon pro rok 2024, jenž rozpoutal bezprecedentní hnutí keňské mládeže. Před zahájením o hlasování se obrovské množství pobouřených lidí vydalo směrem k Nairobi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konkrétně k budově parlamentu. A právě ve 14:15 schválili poslanci zákon s výsledky: 195 hlasů pro a 106 proti. Do čtyřiceti minut začali povstalci obléhat parlament a poslanci v panice utík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