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蒙族人抗议强制语言教育政策

据报导,自8月下旬以来,抗议运动在中国内蒙古的通辽市,呼伦贝尔市,省会呼和浩特以及许多县市和小镇等地爆发。这些抗议反对的是对当地政府于今夏宣布的一项新的语言教育政策,该政策将把蒙古语和朝鲜语中在教学中的比例降低到许多蒙古族人无法接受的地步。

这些抗议活动的参与者主要是组织罢课的蒙古族学生,或是家长违背学校的意愿强行将学童从学校里带回家。更有报导指出,诉求教师和学生联手罢工罢课的传单正在被散发。同时,该政策自7月6日被宣布以来,针对该政策的和平连署行动持续在传播,行动发起后两天内就收集了4200多个签署,目前也仍在被散发中。

目前从外界仍难以衡量这场抗议活动的确切规模,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字当地流出的影片纪录了许多抗争的实例。我们还可以根据政府的反应来衡量运动的大小和影响。 8月28日,内蒙官方媒体网站《内蒙古新闻网》发布了许多文章 ,列出了新政策不会改变的五件事,即: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后,其他学科和其他年级课程设置不变,使用教材不变,授课语言文字不变,蒙古语文、朝鲜语文课时不变,现有双语教育体系不变。这可能是为了对抗议者作出一定保证,尽管这些保证的内容绝不是在实际施政上作出的任何让步。 8月31日,通辽市科尔沁区警察局发布了129人的照片 ,指控这些人“寻衅滋事”,这是当局对中国异议人士的一种非常普遍的指控。警方甚至承诺发放一千元人民币给任何协助逮捕这些人是的市民。

许多消息来源表明目前斗争仍在继续,但情况将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中共语言教育政策的变化

历史上看,在传统领土较大的族裔居住的省份被赋予了“自治”的地位,并具有较高的自治度。尽管中共在这些地区仍然拥有最终的政治权力,但少数民族仍然拥有一些基本权利,例如以自己的语言接受教育。《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仍然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

例如,内蒙古为蒙古族儿童开设了学校,以蒙古语学习从文学到数学等所有学校科目,而后才会加入汉语作为一门科目。  

但是新政策却企图在两年后将如“汉语文、思想政治、历史”等科目改为汉语授课。而从今年秋季开始当前的汉语科目将使用纯汉语的教科书,而不是蒙汉语并列的教科书。由于该政策同时规定上课时间不会延长,这意味着学童在校说蒙古语的课程将会减少,汉语使用量将会提高。

在中国统治阶级和中央政府增强推动大汉民族主义的背景下,这谢政策显然是对蒙古民族权利的攻击。尽管中国境内的蒙古族人中没有大规模的民族主义运动,但他们一直在大力保护自己的语言及其保存。过去中国中央政府对这一事实的相对尊重巩固了蒙古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信任。现在,情况正在迅速改变。

除了对诉求维护语言教育权益,许多蒙族老师更担心他们的工作可能会受到影响,因为他们没有受过汉语授课的训练。网路上目前广传多个不同影片显示蒙族老师被政府骚扰,而老师在动员连署甚至呼吁罢工等行动上持续发挥着关键作用 。 

这段广传的影片显示一位蒙族老师因反对新教育政策遭到政府多日骚扰之后,再度遭到国家探员的“造访”:

尽管自治区政府是负责执行该政策的,但这最终是为了遵循北京指示的国家语言政策。习近平指出,国家通用语言是“有利于促进民族团结和民族地区的发展进步”的重要工具。 

蒙古毛主义者的观点

近来,《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在网路上搜寻到了一封极富重要性的报导。一名蒙族毛主义者将他对现今内蒙古情势的评论上传至Telegram散发。在其中,作者回顾了1949年中国革命和计划经济为内蒙古带来的成果:

“新中国成立后,各民族劳动者之间的阶级感情与融洽的民族关系越来越浓,一时间产生了无数佳话,如内蒙古主动接纳了三千名上海孤儿抚养的故事,感人至深。内蒙古也受到了国家的不少支持,一五计划期间,苏联援助内蒙古的156个工业项目中有五个在内蒙古,全部集中在包头,奠定了包头工业中心的地位,也为内蒙古的现代化工业化打响了第一枪。”

然而,由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和资本主义的复辟,蒙古贫穷的牧民受到汉族官僚、资本家和蒙族权贵的双重压迫。许多贫穷的蒙古人被赶出自己的土地。 

虽然资本主义的回归也加剧了民族之间的矛盾,但该作者也指出,汉族工人,特别是在内蒙古采矿业下劳动的广大汉族工人,也遭受着可怕的剥削,忍受着肮脏的工作环境。汉族工人们的孩子也因为重金属污染导致畸形。 

对民族问题的影响

这篇报导的作者进一步指出,当下的运动虽然以保护蒙古语为核心诉求,但与分裂主义甚至挑战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没有关系。实际上,许多抗议活动的口号都围绕着批评政府减少民族语言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是违反其自己宪法的。

以往,内蒙古地区对中共政权的抵抗力在中国境内少数民族内属于最少,因此被提升为“模范自治区”。当任何冲突或异议发生时,中共蒙族官僚或多或少都从上层成功地为群众争取让步。当然,这是在中央可能做出让步的时代下发生的。 

但是,正如我们在世界各地看到的那样,资本主义危机正在加剧社会分化和阶级矛盾。为了维持统治的稳定,中国统治阶级和中共越来越倾向于鼓吹大汉沙文主义。因此,近来陆续出台了各项沙文主义的政策,不惜牺牲地方人民和少数民族利益来加强中央政府的控制。这个想法被称为“第二代民族政策”,早在2011年就由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首次提出。胡认为,中国应该完全消除既有的民族自治制度, 因为它抑制了市场成长和民族凝聚力的增强。自习近平政权执政以来,中共已明显朝着这个方向施政。 

我们已经看到旨在将新疆转变为跨国物流枢纽的“一带一路”计画也带来对维吾尔族人民的大规模镇压,包括强迫语言教育。在香港,结束“一国两制”安排,侵犯香港人享有的民主权利的动机,源自于将香港融入中共策划的大湾区计画之需要。今次在内蒙古,官媒一再强调需要学习“通用语言”,即汉语。 9月3日,内蒙古新闻网发表了一篇包括以下言论的文章

“学习和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每一个中国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是爱党爱国的具体表现,是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需要,是加强民族团结、增强民族凝聚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基础。”

在这种傲慢的言词背后,隐藏着中共政权对维持控制的真正恐慌。然而,透过煽动汉族沙文主义来巩固自身的习近平政权,却在其疆土内开启了新的战线。

抗争前景

尽管关于内蒙古抗争的实际规模和动态的讯息仍不完整,但我们可以看到:抗争的主要地点在校园内,许多师生采取直接行动来抗议新政策。

一份已经签署的请愿书。采纳圆形的签名格式是为了遵循蒙族过去反抗暴政的传统,让当局无法确定连署人之间的领袖。 //图片来源:合理使用一份已经签署的请愿书。采纳圆形的签名格式是为了遵循蒙族过去反抗暴政的传统,让当局无法确定连署人之间的领袖。 //图片来源:合理使用

然而,马克思主义观点,是迫切需要的。只有它才能将这些斗争与内蒙古其他工人和穷人以及中国其他地区的斗争串连起来。我们需要一种可以穿破中共所煽动的民族分裂的观点,并在阶级基础上团结起来,对抗我们共同的压迫者和资本主义体制。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