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后现代主义是一种在二战后时期崛起且没有确定形式的哲学思想流派。它开始于一个边缘的趋势,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了资产阶级哲学的主要流派之一,渗透到今天学术界虽然不是大多数人但也占大部分的方面之中。在这里,我们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这些文章将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分析后现代主义的不同方面。(译者:Affroins)

(编按:艾伦·伍兹的这篇最初写于20年前的文章,纵观了人类从野蛮到文明社会的发展。在后现代写作中,历史似乎是一连串本质上毫无意义、无法解释的随机事件或意外。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内部清晰的发展规律,可以追溯到人类社会的最早时期。对这些基本规律的理解,对任何对改变世界有浓厚兴趣的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封面照片: 图片/Twitter,维权网

在过去的两个月内,中共政权所采取各项严厉措施震惊了社会,并引发了广泛的猜测。政府对一些大型私营企业进行了惩戒,同时对娱乐业施加了大范围的监管。这些措施背后的动机被所有主要官方媒体宣传的一篇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概括。但是,中共党国是否真的在领导一场社会变革?还是这些措施实际上是在捍卫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根基?

被认为是成功地反驳了大企业政客追求的紧缩议案的现代货币理论(MMT),现在在左派内已经蔚为时尚。但是,一位MMT主要倡议者的新书所展现的局限性,验证了为什么我们需要马克思主义理念。(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20年9月18日。译者:Kostya)

二十年前的今天,美国目睹了现代历史上对其土地的最大规模以及最血腥的袭击。一伙恐怖分子将一系列的商用飞机撞向了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子塔,造成了至少2,977名男女死亡以及至少25,000人受伤,使美国人民陷入恐慌。而在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也惊恐地看着绝望的人们被困在塔楼上层的毁灭性场景,在塔楼倒塌前不久,其中一些人选择了跳楼以免于被活活烧死,数千人被埋在了地下的瓦砾之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9月11日。译者:Affroins)

9月3日星期五,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他不会参加将于本月底举行的自民党总裁竞选。这实际上意味着他在任职首相不到一年后就会卸任。然而,鉴于日本资本主义的普遍危机,我们目睹的不仅仅是菅义伟自身政治生涯的结束,而且是日本统治阶级在过去十年中设法维持的相对政治稳定之终结。日本正在迎来一个新的、动荡的政治不稳定时代。

在墨索里尼法西斯政权的监狱中度过近十年后,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于1937年去世。经过了这么多年,他的思想和遗产仍旧在被辩论和重新解读。葛兰西是谁?对于这个问题,市面上存在着诸多良莠不齐的答案,其中有许多是从小资产阶级学者和知识分子到工人运动中的修正主义者的歪曲,甚至是完全的虚构。(按:本文意大利原文最初于1997年5月19日发表在《镰刀与锤子报》(FalceMartello)。英语原文发表于2020年1月17日。译者:Kostya)

(按:这篇重要理论文献原着於1923年4月,英语版後由美国《第四国际报》於1941年5月发表。以下中文版包括了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上转载的原《第四国际报》编辑部导演,也包括了《托洛茨基网》和《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後来转载後为文章题的序言。)

(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9年9月6日。现代货币理论最近在左翼引起了轰动,其支持者将其作为一种解决方法以应对我们所有的经济困境。然而,相比时髦的新概念,我们更需要的则是马克思主义所提供的对资本主义的清晰、科学的分析。译者:Affroins)

美国帝国主义史上最漫长的战争以美军的全面蒙羞而告终。在入侵阿富汗20年后,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被一帮原始的宗教狂热者们彻底击败了。(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8月16日)

(译者按:本文原文发表于1989年05月13日,介绍了英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泰德·格兰特(Ted Grant)在二战后如何就殖民地革命及苏联国家性质问题做出分析。当时,战后的世界在东欧、中国、东南亚、中东、非洲和拉美都出现了以中央计划经济为基础,但是模仿了苏联党国极权的国家。如何认识这些政权的出现以及其本质,是20世纪后半叶马克思主义的中心问题,而格兰特对此以托洛茨基的理论手法来回答。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多年来,猖獗的性别歧视有毒文化已经渗透了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这家电子游戏开发公司一度以《魔兽世界》和《使命召唤》著名。7月20日,加州的公平就业和住房部 (DFEH) 对该公司提起了诉讼,指控该公司在工作场所普遍存在着的性别歧视,并称该公司为“骚扰和歧视的滋生地”。该诉讼还宣称,不仅女性在担任相同职务时的薪酬低于男性,且往往被迫担任较低级别的职位,而且升职频率也比男性的同级别的人要来得低。(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8月3日。译者:Affroins)

马来西亚日益加剧的社会和政治危机已经达到新的高度。执政联盟内部长达数周的混乱内斗(涉及君主),导致总理穆希丁·亚辛(Muhyiddin Yassin’s)的丧失了国会多数。在统治阶级高层分裂的同时,青年们在街头抗议,医生们在罢工,群众们在表达对政权的不满。(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08月04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英国工党的统治机构于今天投票决定,要永久禁止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其他左翼团体活动于工党内;这将导致数千名工党成员被从党内开除。但我们不会被这种攻击所吓倒。加入我们的社会主义斗争吧。(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7月20日,译者:洪磊)

1846年,德国的空想社会运动家魏特林(Wilhelm Weitling)曾抱怨说,“知识分子”的马克思与恩格斯只会写一些工人们不感兴趣的晦涩问题。马克思则愤怒地回应说:“无知从来没有帮助过任何人!”。马克思当年的回应在今天也一样有效。(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09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