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按:本文原文完稿于1935年10月22日,并于1936年1月4日发表在《新激进份子》第一卷,第2号,第3页。其中,托洛茨基分析了宗派主义和中派主义趋势在革命运动中的作用。译者:k2e4z7x9)

在群众的压力下,黎巴嫩的政府下台了。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成就,但革命决不能止步于此。反之,这场革命就应该要把政权给夺下来。 (按:本文原文刊于2020年8月11日)

8月20日将是列夫·托洛茨基被暗杀80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他的生平和作品,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将组织一次网上集会,就这位革命巨人进行谈话、视频和讨论(详情见此)。在本次活动之前,我们将在《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上重新发布托洛茨基本人及其相关的材料,首先便是艾伦·伍兹的这本小册子(按:原文最初出版于2000年)。

上周在贝鲁特市的大爆炸,引发了愤怒与斗争的爆发,黎巴嫩的群众再次走上街头。对此我们做出以下声援:除了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黎巴嫩工人们,推翻整个腐败的体制吧!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8月10日)

图片来源:Flickr,Alan Wu

(7月30日,前台湾总统和前国民党主席李登辉去世。尽管李氏大半生都是一位国民党官僚,但其在1990年代担任总统期间进行的一系列政治变革赢得了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的赞许,甚至被称为"民主先生"。然而不争的事实是,在1990年代的民主改革后,国民党至今仍然是台湾的主要政党之一,马克思主义者借此机会回顾国民党是如何从独裁党国机器的一环转变,适应了台湾资产阶级民主制的新环境。)

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发生了一场大爆炸,导致了无数的破坏与伤亡。这场悲剧是一场早晚都要爆发的灾难,并且会引发群众们反对社会顶端腐败集团的愤怒。只有劳工阶级的斗争,才能将这般无法令人容忍的情况划上休止符。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8月5日)

大卫·哈维是一名大学教授和地理学家,自称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随着新一代年轻人在2008年的危机后对马克思主义产生兴趣,他关于《资本论》的系列视频讲座已被数十万人观看。出于这些原因,他最近发表的反对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的言论顺理成章地引起了轰动。(按:本文原文于2020年6月25日发表。译者:洪磊)

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IMT)所主办的“2020年国际马克思主义大学”网路学习营(International Marxist University 2020, IMU),以一种从它筹备之初就把持的革命乐观主义,拉下了活动的帷幕。为期四天(7月25日-28日)的活动,有来自超过全球115个国家的6,500支持者报名参加IMU,而这场活动的网路开幕式的观看数就高达了10,000次以上,同时也为IMT筹得了超过250,000欧元的捐款。这是一场近代的国际马克思主义的盛事,我们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的最高层次的政治讨论。这场学习营是正统马克思主义理念与传统,以及加上使这场活动成为可能的,来自同志们与支持者们为革命奉献的精神的力量的最佳证明。

近年来,反对性别压迫和基于性取向的歧视的斗争已经在许多国家发展成为了群众性运动。我们看到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表达着几十年来积攒下的愤怒和反叛,抗击着那种令人恼火的体制性干预——这种体制不仅迫使你每天为生计奔波,而且还声称有权决定你在私人生活中能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可以和谁发生性关系或其他关系、是否可以养育子女,等等,并使得任何背离所谓“传统家庭”规范的人陷入社会与法律的困境。(按:本文最初刊登于意大利理论杂志《锤子与镰刀》,英文版于2017年9月12日发表。译者:洪磊)

来自巴基斯坦信德省卡拉奇市的进步青年联盟(Progressive Youth Alliance)成员穆罕默德·阿敏(Muhammad Amin)同志,日前被由巴国情治单位运作的信德省准军事部队“骑兵队”(Rangers)在其位于Shah Faisal Colony区的家中掳走,至今下落不明,连警方和高等法院也不知其目前所在处。

巴基斯坦的经济危机已经走向灾难性的地步,数百万人陷入极端贫困,甚至活活饿死。同时,政府镇压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当局关闭了所有让人民能够表达异议和愤怒的管道。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巴基斯坦支部旗下的学生团体“进步青年联盟”(Progressive Youth Alliance,以下简称进青盟)成员穆罕默德·阿敏(Muhammad Amin)同志近日成为国家镇压的受害者之一。我们要求当局立即释放他!

(按:这封公开信由泰德·格兰特写于他被第四国际英国支部开除之后,于1950年九、十月左右发表。译者:洪磊)

6月30日,中国政府藉由强加《新国安法》,大幅地缩减香港人民的民主权利。中共政权不择手段迫切地要终结“一国两制”的原则,并且对香港人民施加他们对中国大陆境内人民一样的控制。

列夫·托洛茨基(Leon Trotsky)用了他生命的最后十年来努力使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方法在所有领域都得以持续。斯大林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人士都歪曲和滥用了马克思主义,以证明自己背叛工人阶级运动是正当的,而托洛茨基则始终对工人面临的所有问题提出了革命性立场。(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00年3月)

2015年英国工党的年度大会上,在杰瑞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胜选党魁后不久,工党党员们投票赞成了一项由英国联合工会(Unite )发起的动议:只有在联合国支援的情况下,才支持对叙利亚的轰炸。而就在最近,英国下议院投票通过并授权了在没有联合国支援的情况,进行这次的轰炸行动。科尔宾的盟友、工党内部的左翼人士黛安·艾勃特(Diane Abbott)态度谨慎地说道:“如果某些下议院议员打算采取军事行动,他们的第一步是否应该要对首相卡麦隆(David Cameron)进行施压,以取得某种联合国决议?”。 (按:本文原文于2016年2月26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