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恒大危机和中国特色资本主义

中国统治者们正在发现,在资本主义体制之下,经济的增长过后必定迎来下滑。负债超过3000亿美元的房地产开发商恒大即将面对倒闭,危机幅度让人想起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中国政府目前正面临着与十多年前的美国所经历的同样的困境,而其只能眼睁睁地注视着资本主义危机的深渊。(按:本文原文于2021年11月1日发表。译者:Affroins)

恒大是什么?

中国过去十年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住房建设的热潮所推动的。房地产业现在约占中国GDP 的 30%。多年来,恒大一直是其中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其依靠着借入无可延续的大量融资来建造住房。他们甚至还从自己的员工那里借钱来保持建设。

而另一家房地产开发商,福建福晟则采用了所谓的“3691”模式:3个月开工,6个月开盘(还在建),9个月建成,并返还一年带利息的资金。这种惊人的速度是由房地产泡沫的狂热性质以及它为了竞争而不得不承担的巨额债务所决定的。而不出所料,福建福晟已经违约了。

假设房价会继续上涨,那整个行业都在不断地借入巨额资金。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表示,中国房地产业内的总债务现为 2.8 万亿美元,占整个中国 GDP 的 18%。一旦泡沫破裂,房地产价格停滞或下跌,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务负担将会把中国经济带进深渊。

这正是恒大目前所发生的事情。它是国际上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同时,负债总额约占中国 GDP总额的3%

因此,它的崩溃先是威胁到了世界中的第二大经济体,紧接着将会蔓延到整个世界经济。

那它究竟为什么会崩溃呢?一看到这种永无止境的债务旋转木马的不可持续性,中国政府就限制了公司相对于其规模的借贷金额,以防止更严重的崩溃。然而,这似乎引发了可能已经失控的“硬着陆”。

而与其密切相关的公司也正在倒闭。规模较小的房地产开发商花样年控股(Fantasia Holdings)刚刚拖欠了债务。当代置业(Modern Land)在本周也要求将 2.5 亿的美元债券的还款期延长三个月。新力(Sinic)和上述的福建福晟也出现了违约。

危机

按价值计算的房屋销售在 9 月份下降了 17%,在 8 月份下降了 19.7%。在某些情况下,开发商甚至迫切希望以 30% 的折扣来用现金的方式去出售房产。

由于房地产占中国 GDP 的 30% 之高,并且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而中国又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所以其价格的快速下跌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恒大不仅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它还拥有汽车业务和许多其他的投资。而其他中国公司也将在恒大进行大量的投资。它的危机将直接导致其他部分的危机。

房地产占中国 GDP 的 30% 之高,并且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图片来源:Windmemories, Wikimedia Commons房地产占中国 GDP 的 30% 之高,并且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图片来源:Windmemories, Wikimedia Commons

但为什么房地产泡沫会成为经济的主要驱动力呢?为什么中国又似乎是重复了美国导致次贷危机的行为?

在2008 年,中国实际上陷入过短暂的衰退。数以百万计的工人被解雇。但在随后的几周内,由于规模巨大(约 5,860 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措施,经济再次增长,这让人们普遍认为,这不仅使中国,也让世界经济也脱离了彻底的萧条。但因为当时的中国是资本主义经济体,所以这种刺激实际上是通过债务的急剧膨胀而不是生产计划来实现的。

如果说2008年的中国的民营企业在抑制投资、裁员,那是有充分理由的,其就是由于,金融危机期间世界市场所能够吸收的汽车、服装和手机的数量是有限的。这个问题并没有因为中央政府下放巨款而消失不见。危机四伏的全球市场的“需求有限”依然存在。

因此,如果国家在绝望中用廉价信贷注入这些公司,那他们也不会用它来建造更大的工厂,去生产更多他们卖不出去的产品,而是会选择花费在投机行为之上。

各种公司,包括表面上是国有的公司,开始将多余的资本借出,用它来进行投机,而不是投资于生产。而国有钢铁公司创建了金融分支,即向房地产开发商提供贷款的影子银行。这些金融分支变得比其核心业务是更加有利可图的了。

正如马克思所解释的那样,信贷允许资本扩张超出其自然极限,并暂时克服它的危机——但代价是,当这些债务必须偿还的时候,其则会引发更大的危机。

发行的债务越多,它的效果就越差。现在需要大约 4 美元的债务才能使中国经济产生额外的 1 美元的增长,而在刺激计划之前,大约需要 1.4 美元。这是因为额外的债务主要被用于偿还现有的、不可持续的债务,而不是用于创造新的生产力。

换句话说,有大量的坏账即将违约。2008 年之前,中国的债务总额约为 GDP 的 160%。到 2016 年,这一比例高达 260%。

中国政府通过债务为刺激计划提供资金,因为在市场经济中,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刺激增长。他们无法启动生产计划,因为经济的杠杆掌握在私人手中,而其动机是盈利而不是满足社会需求。

泡沫破裂

恒大不背负越来越多的债务就无法生存的事实表明,它从根本上就是不健全的。

在这方面,恒大就像中国资本主义潜在危机的一个缩影,只有借越来越多的钱才能保持增长。在全国 15 家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中,只有一家完全遵守政府颁布的新 “三条红线“来阻止过度借贷。这个问题是普遍而深刻的。

政府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在信贷泡沫变得过大之前就破灭掉它。而问题是,这个泡沫可能已经太大了,以至于其破灭已经不是政府所能控制的了。

没有证据表明有救助恒大的计划。且目前还不清楚它是否可以获救。因为这样做会导致他们所谓的“道德风险”——失控的债务会更加脱离掌控,因为公司会被鼓励举债以达成更快地增长,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政府最终会救助他们。

恒大的拯救行动也异常复杂。仅恒大就有 160 万套未完工的房屋——如果加上其他陷入困境的开发商,这个数字甚至更高。这些计划外的已经被买断的房子将如何完工?正如《经济学人》所解释的那样,“如果项目要继续运行,地方政府可能需要接管其运营,这需要在数百个城市进行复杂的谈判。而这一切能否实现还远未明朗。”(23.10.21)

此外,拯救一家被认为是中国亿万富翁过度贪婪而导致这种结果的典范的公司,将严重破坏习近平将自己描绘成削减富人规模并制止不负责任的经济行为的企图。

如果国家试图再次通过用更容易地借入越来越多的资金来解决危机,用中央银行的廉价资金来充斥市场的话,那么它将来只会重演导致如今危机的周期。就像欧元区危机期间的欧盟一样,中国只能推三宕四,什么也解决不了。欧洲的经验显示了什么?像希腊这样的国家负债累累,因此下一次金融危机无疑会再次出现所有相同的问题,例如欧盟解体的危险。西方中央银行注入经济的虚拟资本不仅推迟了清算的日子(并使其更糟糕),而且还造成了以“僵尸企业” (应该破产但通过承担越来越多的政府支持的债务来维持生计的公司)为代表的停滞经济。如果他们走这条路,那这就是中国的未来。

另一方面,不救助恒大而任其违约,将导致房地产市场的崩盘,从而导致中国的金融危机,进而引发全面衰退。而这反过来又会将许多其他国家也推入萧条。

恒大危机揭示的是资本主义体制的局限性。中国资本主义的繁荣已经穷途末路,其只能依靠虚拟资本的巨大泡沫来加以维持。

中共政权的一些“左翼”支持者声称,中国政权只是在执行一项长达数十年的计划,即利用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奠定经济基础。如果这是真的,而且该政权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政权,那么他们肯定会将这场危机视为该计划的高潮。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权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的、且一直在树立左翼形象的习近平来说,这场危机将是将恒大等多家公司国有化,并且开始向计划经济转型的绝佳机会。但这当然是不会发生的。

事实上,我们可以在最近的另一场危机中看到与此相反的转变。由于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中国部分地区出现了停电。由于政府对可以向消费者收取的能源费用设置了上限,许多的能源生产商在用如此昂贵的煤炭生产和销售能源时变得无利可图。所以他们索性干脆关掉了发电机,而其导致了数百万普通中国人的突然停电。那么,政府是以国有化的方式来应对这些暴利的公司了吗?与此恰恰相反——他们正在考虑取消能源价格的上限,这样即使煤炭价格飙升,生产商也可以继续生产和销售能源并从中获利(《经济学人》,23.10.21)。而为维持这些利润付出代价的则是中国工人阶级。

中国危机=世界危机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使整个世界经济都陷入了深刻的危机。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是中国人开始了自己的房地产泡沫,阻止了这场危机演变成萧条,而这现在正在导致一场类似于次贷危机的危机。2008 年金融危机后,大量信贷流入中国经济,创造了中国对原材料和资本商品的需求,从而提振了德国和澳大利亚等许多经济体。

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危机,极有可能可能会像 2008 年始于西方的危机一样,以类似的方式影响着世界经济。然而,世界其他经济体从未真正从 2008-2009 年的金融危机中的不稳定中恢复过来,再加上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破坏性影响,这种危机将加剧这种危机。再者,与上次危机不同的是,这一次国际上将不会再有中国这样的国家来消化这场危机了。

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危机,极有可能可能会像 2008 年始于西方的危机一样,以类似的方式影响着世界经济。//图片来源:公共领域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危机,极有可能可能会像 2008 年始于西方的危机一样,以类似的方式影响着世界经济。//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中国的企业债务占全球企业债务的 31%。而中国的企业债务占 GDP 的比率也同样位居世界前列。因此,中国的信贷紧缩规模将足以撼动世界市场并蔓延至整个世界经济。

事实上,房地产行业以外的一些负债累累的中国公司已经出现 “现金紧缩”的情况了,他们在这个不确定的时期发现他们无法借到其现在所急需的资金来渡过难关。恒大本身就欠了离岸债券持有人数十亿的美元,而他们将第一个遭受违约。

有人说,由于最近发生的“脱钩”,中国的危机不会严重影响整个世界经济。虽然保护主义的抬头是一个非常真实的现象(对资本主义来说不是一个健康的现象),但中美和欧盟之间新出现的贸易战远不足以使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脱钩” 。 中国经济的规模和中心性太大了,以至于不能允许这样的分离发生,更不用说是在一夜之间了。

尽管由于保护主义兴起以及担心在习近平政权下他们的投资可能不安全,欧洲和美国企业将减少对中国的投资,但这也仅限于此了。今夏,欧洲商会的一项年度调查报告称,由于中国在大流行中的迅速恢复,欧洲企业实际上正在增加对中国的投资并准备将供应链转移到那里去。近 60% 的欧洲公司计划在 2021 年扩大其在中国的业务,高于去年的 51%。而其给出的最常见的原因是中国的利润率较高。

最近发生的事件,尤其是恒大可能的违约,可能意味着这些增加的投资将不会发生。但就在几个月前,大多数欧洲企业还计划着增加对中国的投资这一事实表明,在资本主义帝国主义阶段,“脱钩”是有限度的。

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为 13.6%——是所有国家中最大的,这一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它占 2013 年至 2018 年全球所有增长的 28%,是美国的两倍。毫无疑问,拖延已久的中国资本主义危机将把世界经济推向危机。

不平等

几十年的资本主义繁荣彻底改变了中国社会。极端不平等是它的明显特征,它影响着该政权的每一个念头。今年1月,习近平宣布,“

我们决不能允许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决不能在富的人和穷的人之间出现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正是这样的言论使习近平被视为是某种存心废除资本主义的“新毛主义者”。但正如他的整份演说内容所揭示的那样,他并不反对资本主义的不平等,只是反对资本主义的“过度不平等”,而这种“过度不平等”已经威胁到资本主义的生存能力了。

虽然中国现在拥有几乎与美国一样多的亿万富翁(698 对 724),并且议会比美国富裕得多(中国前 20 名的商人兼立法者的身价达到惊人的 5340 亿美元),但另一方面,“超过 28% 的中国的 2.86 亿的农民工没有自己的厕所。根据 2016 年的一项研究,在中国农村的部分地区,16-27% 的学生患有贫血症,由于缺乏维生素和铁元素。”(《经济学人》2.10.21) 

中国的不平等增长如此之快,它从世界上最平等的国家之一,到现在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其基尼系数(衡量经济不平等的指标)略高于美国和英国。中国大城市的生活支出现在是世界上最难以负担的地方之一。 

阶级意识的加速并不是因为不平等本身的存在,而是因为不平等的迅速加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的阶级愤怒如此之高——他们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精英们的极端财富是不自然和不公正的,是违背了国家的共产主义价值观的,是通过公然腐败获得的。

中国青年之间也存在着深刻的异化。他们感觉自己就像在跑步机上跑步,无法取得任何进展,而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经济却创造了巨大的针对成功的压力。这种“跑步机”效应与房地产泡沫有关——让人们继续工作的经济增长也将住房成本推高到了让年轻人完全负担不起的水平。

许多年轻人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不是伟大的爱国成功,而是其他人的成功——腐败的富人的。他们有阶级意识,但当局不允许他们去表达这一点,尽管他们偶尔会找到某种占时的发泄口。 

波拿巴主义

对这种不满的政权意识是习近平转向“左翼”的原因。他正试图在抗议和罢工爆发之前采取行动,先发制人地将自己确立为“站在人民一边对抗富人”的人。例如,该政权刚刚勒令恒大老板用自己的财产来偿还公司的部分债务。

但对于富人的每一次攻击,都伴随着一种保证,即这政府不会走得太远。例如,“9 月 6 日,副总理刘鹤试图安抚私人商人,称他们的努力对国家经济至关重要。” (《经济学人》 2.10.21)

在提出“共同富裕”的口号后不久,党就花时间向资产阶级保证,共同富裕不会通过“杀富济贫”来实现

当局对中国社会不满情绪的意识是习近平“向左转”的原因。//图片来源: kremlin.ru, Wikimedia commons当局对中国社会不满情绪的意识是习近平“向左转”的原因。//图片来源: kremlin.ru, Wikimedia commons

资本主义被引入中国正是为了维护国家官僚机构的权力和特权。他们不一定打算以完全成熟的资本主义结束,但也不打算为社会主义而战。他们将资本主义投资、以利润为动机和获取先进技术视为增加财富和权力的手段。

他们认为他们可以管理这个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确实做到了,因为它使中国这个国家变得非常强大。

但这个看似万能的政权却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资本主义的矛盾要更为强大。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描述的那样,通过将资本主义变现,这个政权就像“一个巫师那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

中共执着于稳定。十年来,他们目睹了西方国家因资本主义危机而愈发的不稳定,而他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2015 年,托克维尔(de Tocquville)的《旧政权与革命》成为了高级党员的必读读物。 

去年,习近平特别引用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21世纪资本论》来警告,党必须遏制不平等,以保持社会稳定。 

看到 2008 年经济危机对西方造成的不稳定的影响,中国国家的官僚机构正试图走在遏制前沿并“负责任地执法”,以确保其体系的稳定。但如果你接受资本主义,你就必须接受资本主义的规律。与所有资本主义政权一样,它只能通过长期增加矛盾的手段——发行债务——来维持稳定。换句话说,通过在未来制造更多的不稳定性。

他们正走在不能永远保持平衡的钢丝上。资本主义危机正在追赶中国。这场危机将改变它和世界。在过去的 30 年里,由于中国进入市场,世界资本主义得以苟延残喘。而其现在余地已经被耗尽了。中国的未来不会像过去那样。中国经济的危机是我们进入前所未有的动荡和阶级斗争时代的另一个标志。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 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 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 ”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