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鱿鱼游戏》——资本主义下没有赢家

鱿鱼游戏是南韩的最新制作的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极端竞争的残酷现实的剧集。 随着这部剧集在全球Netflix的登顶,南韩工人也正在准备着一场总罢工。(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18日,译:Hildgard Hmada)

在黄东赫执导的大热剧集《鱿鱼游戏》中,负债者们冒着生命危险去竞争大笔财富,而游戏的输家们则面临着死亡的后果。

除了出色的演出和美术设计之外,《鱿鱼游戏》真实地反映了资本主义的恐怖以及这个社会体制的垂死挣扎。难怪它获得了巨大的播放量和广泛的媒体关注,即使在英国媒体当中也是如此。

在这部(目前在90多个国家/地区)Netflix榜单登顶的剧集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数百名贫困的南韩人在一系列致命的游乐场游戏中互相竞争,来赢得3000万英镑的奖金。 他们在资本主义的苦难下团结起来,这部剧集讲述了他们悲惨的人生和他们对获胜的渴望。

绝望

剧集首先从介绍主角开始,成基勋(Seong Gi-Hun),因为他的赌博债务和紧张的家庭关系过着悲惨的生活。 当一个陌生人邀请他参加一个有着巨额奖励的比赛时,他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每一轮残酷的游戏都会存在(人为的)缺陷,用以驱使参与者采取更为绝望的方式。

在鱿鱼游戏中,数百名贫困的南韩人在一系列致命的游乐场游戏中互相竞争,来赢得价值3000万英镑的奖金。//图源来源:合理使用在鱿鱼游戏中,数百名贫困的南韩人在一系列致命的游乐场游戏中互相竞争,来赢得价值3000万英镑的奖金。//图源来源:合理使用

食物的分配是不公平的,暴力被允许的,背叛是被鼓励的。由于参赛者回避基于种族、性别、年龄的团结,他们的分歧逐渐演变成偏见。马克思的话在这里被应验了:“当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须品的斗争时,全部陈腐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

参与者当然有离开比赛的自由,但是需要经过多数人投票同意。 然而,这种“自由”和资产阶级民主一样是一种幻想。

当参赛者被给予了离开这场比赛回到正常生活的机会时,他们却面临着不可避免的,严峻的现实。正如其中一位角色沮丧的台词:他们的生活“在外面和这里一样糟糕”。

赛场的规则是由一群具有严格分工,全副武装的蒙面人来控制的。他们用手枪和冲锋枪完全垄断了暴力,打破规则或者输掉比赛的参赛者会被他们立即处决。而这与南韩的统治阶级掌握的暴力机构的相似之处是难以忽视的。

但虚构故事与现实之间的相似并不巧合。作为导演,黄东赫表示:“我想写的是一个关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寓言,它描绘了一种极端状态下的竞争,这和生活中的那些竞争有相似之处。”

荧幕之外

《鱿鱼游戏》当中掺杂了很多南韩在发展中的社会现实,与另一部电影《寄生虫》一样,它揭露了南韩社会残酷的阶级剥削。尽管这是一部以超现实表现为主题的电影,鱿鱼游戏所表现的与现实生活中南韩工人面临的艰苦物质状况并没有太大差别。2020年,南韩发生了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为严重的失业潮。在新冠疫情的打击下,南韩的就业人数已经连续十年下降。而在年轻人之中,失业率已经上升到了9.5%。在此情形下,南韩青年称他们的祖国为“地狱朝鲜”并非空穴来风。

而衰老和退休后的生活对南韩青年和工人来说更是毫无希望。虽然英国“仅有”15%的66岁以上人口生活在贫困中,但在南韩,有43%老年人口正面临贫困。而随着人口老龄化,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老年人已经成为资本主义下另一个受压迫的阶层。

债务的束缚

对于每位《鱿鱼游戏》的参赛者来说,获胜后丰厚的现金奖励可以让他们从债务当中脱身。 而在现实中,南韩的家庭债务也在飞速上涨,平均家庭债务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率已经到达了191%可怕数值。 而家庭债务的总额更是累积到了1.54 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

当鱿鱼游戏当中虚构的参赛者们和在现实世界中的工人正承受债务的后果的时候,南韩政府也同样必须承当更多债务来刺激经济。在2019年,南韩国债总额达到了726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预计明年将上升到1万亿美元。

帝国主义

而在在剧集的末尾,资助了这场《鱿鱼游戏》的VIP嘉宾们登场了(剧透警告!)。我们可以发现:虽然参赛者和工作人员都是南韩人,但这些富有的观众说话却大多带有美国口音。

这些美国贵宾和游戏的东道主一样,对南韩人角色的痛苦漠不关心,他们将物质利益置于任何道德感之上。

而在现实当中,南韩工人阶级也成为了美国的“帝国主义游戏”当中的一枚棋子。 在撰写本文时,北朝鲜为了达成和平正试图与他们的南边邻居斡旋。但是与此同时,南韩却在用一种新型潜射弹道导弹来展示自己由美国支持的军事力量。

团结力量大

南韩工人阶级正遭受者由财阀(由财阀控制的南韩工业集团)和美帝国主义组成的南韩资产阶级的双重压迫剥削,但是他们的历史是具有斗争性的。

对于每位“鱿鱼游戏”参赛者来说,巨额现金奖为他们摆脱债务束缚提供了机会。在现实中,韩国家庭债务已经飙升至1.54万亿美元。//图片来源:公平使用对于每位“鱿鱼游戏”参赛者来说,巨额现金奖为他们摆脱债务束缚提供了机会。在现实中,韩国家庭债务已经飙升至1.54万亿美元。//图片来源:公平使用

2015 年,南韩掀起了三轮大罢工浪潮。 在南韩民主劳总 (KCTU) 的领导下,数万名工人走上街头,抗议右翼总统朴槿惠及其反工人阶级的法律。

作为回应,政府进行了大规模镇压,警察暴力执法,并有针对性地逮捕了工会领导人。 尽管最后法律仅仅进行了细微的调整,但南韩工人阶级仍然从斗争中吸取了重要的教训。

而在这个月,KCTU正在动员10月20日举行新的总罢工,以表达他们对现有剥削性制度的愤怒。 为了宣传罢工,KCTU 制作了他们“鱿鱼游戏”风格的广告,他们称之为“大罢工游戏”。

革命

很明显,在不断恶化的物质条件的推动下,全球阶级意识正在增强。

主角成奇勋和他的债台高筑的同伴们在《鱿鱼游戏》当中的痛苦并不局限于荧幕,也并不仅限于南韩本身。这种痛苦在资本主义体制下没有解决办法,就像剧集中这个血淋淋的游戏一样。

而对于南韩工人阶级来说,革命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一个围绕着具体的社会主义要求的,团结的工人运动,在 KCTU 和其他工人组织的支持下,把资本家和帝国主义者踢出去,将财阀和其他的剥削性制度置于工人的控制与管理之下。

《捍卫马克思主站(marxist.com)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站。我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革命斗的革命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的理念趣加入我,可以填写联络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火花-革命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