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强袭堕胎权益——必须以阶级斗争反击!

一个前所未有的重磅消息震撼了已经两极化的美国政治和阶级斗争。在一份被泄露的由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起草的内部备忘录显示,这个反动机构内的多数大法官概述了其将在司法上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理由。而该案是于1973年作出历史性裁决,裁定美国宪法保护孕妇有堕胎的自由而不受政府过度限制。作为部分美国统治阶级企图将阶级斗争转向所谓“文化战争”的犬儒手段,堕胎权这项本应是基本民主权利将被肆无忌惮地毁掉。(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05月04日,译者:符号看象限)

阿利托的论点很简单。由于堕胎问题在宪法中没有被明确列举为联邦权力,因此它仅是各州的权利问题。因此,罗伊诉韦德案是“恶劣的、立论异常软弱的”、最重要的是违宪的(无论大法官们个人对堕胎持支持还是反对态度)。因此,这个法律先例应该到此为止!

这样一个被严密保护的法律意见被不名身份的人泄露出来,恰恰生动地反映了统治阶级的深刻分歧。因为统治阶级正在寻找一种方法来消除其制度内在矛盾的循环。这体现了资本主义现状捍卫者的软弱而非力量。但这并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几乎在一夜之间,美国大多数州的数千万女性将被推入上世纪的野蛮状态。

几乎在一夜之间,美国大多数州的数千万妇女将陷入上世纪的野蛮状态。//图片来源:Fibonacci Blue,Flickr几乎在一夜之间,美国大多数州的数千万妇女将陷入上世纪的野蛮状态。//图片来源:Fibonacci Blue,Flickr

如果没有联邦法律对这项基本权利的保护,那些选择堕胎的孕妇将被迫依赖不安全和不受监管的黑医院,并将冒着失去生命、储蓄和生计的风险。当然,富有的妇女可以找到终止妊娠的方法,她们可以根据自身需求到州外或国外旅行,并花重金请私人医生进行堕胎手术。但对贫穷和工人阶级女性来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这也是全球数十亿妇女所面临的严峻现实。即使是在地球上最富裕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反动力量也有可能将社会拖入黑暗时代。

因此,从表面上看这只是针对工人阶级女性的一次特别恶劣的攻击。但从根本上说,这是对所有工人阶级基本权利的攻击。我们决不能把自身命运交到敌人、资产阶级的手中。现在是时候吸取一些惨痛的教训,并重新高举工人运动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对一个人的伤害就是对所有人的伤害!

尽管民主党在女权问题上摆足了“进步姿态”,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恰恰为堕胎权和堕胎机会的倒退作出不少“贡献”。例如,拜登曾在1973年说他不认为 “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应只能由她自己决定”。他在1977年则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阻止联邦政府对遭到强奸和乱伦而怀孕的受害者提供堕胎资助。而奥巴马和拜登几年前在竞选期间都承诺他们将把堕胎权写入法律,但即使在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参议院和白宫的时期,这一承诺也未兑现。

在经过几十年的“装模作样”后,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这一切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骗局。罗氏案今天面临着被推翻的未见,这本身就应该要打破任何对最高法院、宪法、民主党以及整个美国资产阶级民主的幻想了。这些都是剥削和压迫阶级的机构,其利益与工人利益截然相反。这就是依靠资产阶级的合法性而非阶级斗争的结果。这就是所谓的“较小的恶”和阶级调和的结果。答案不是为工人阶级争取“较少”的恶,而是结束阶级社会的所有罪恶!这就是我们的答案。前进的道路不是通过阶级调和,而是在阶级独立的基础形成一个群众工人政党。

保护女性和所有工人权利的前进的道路不是通过阶级调和,而是在阶级独立的基础形成一个群众工人政党//图片来源: 美国《社会主义革命报》保护女性和所有工人权利的前进的道路不是通过阶级调和,而是在阶级独立的基础形成一个群众工人政党//图片来源: 美国《社会主义革命报》

选择如何对待、处理自己身体的权利是一项个人基本民主权。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捍卫罗伊诉韦德案。但这种权利不应该取决于未经选举产生的法官、法院和其他官员,也不应该取决于200多年前由富有男白人财产所有者为适应少数奴隶主而起草文件的主观、不断变化的解释。此外,我们诉求的不仅仅是“堕胎权”。在失去工资甚至工作后,开车12小时到最近的堕胎机构支付昂贵手术费用的“权利”也并不是真正的“权利”。这就是为什么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不仅要争取所有的生育权(包括堕胎),而且要争取在安全的条件下,能在所有医院普遍的获得这种服务(作为国家社会化医疗保健系统的一部分在服务点免费提供)。

我们应该上街抗议、发泄我们的愤怒吗?劳工领袖应该动员他们的成员支持我们正受到攻击的阶级姐妹吗?毋庸置疑,是的。但仅抗议是远远不够的。任何的权益如果没有透过物质力量来捍卫,那也只是一纸空文。在当下,应由动员起来的工人阶级争取政治和经济权。如果劳工领袖们真的认真地有在捍卫他们的成员和其他工人阶级,那他们应该召集一次总罢工,并把他们所有的资源投入到罢工中,使之成为现实。不幸的是,就当下美国工人领袖的嘴脸来看,他们不可能会诉诸如此总罢工的实现。但尽管如此,这也是我们必须奋力倡导的观点

最高法院多数派立场的消息给所有工人敲响了警钟。这看似是资本主义体制下生活的 “新常态”,实则不过是“旧常态”的再次回归罢了。再加上病入膏肓的制度性动荡,统治阶级只有通过夺回过去工人阶级斗争所赢得的所有成果来暂时缓解他们岌岌可危的政权。因此,是的,我们必须上街抗议。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为阶级斗争、阶级战争和社会主义革命做好准备。这条路并不容易,但没有比这更伟大的事业,也没有其他选择。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