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食物充裕,却仍爆发饥荒!

在当前的世界上,有8亿人无法得到足够的食物,其中有4500万人正处在饥饿的边缘。这对于在过去一年的疫情中让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财富增长了4万亿美元的社会体制来说,是一个显著的弊端。(按:本文发原文发表于2021年11月11日。译者:Hidegard Saitou)

根据IPC(综合粮食安全阶段分类)的数据,仅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阿富汗有2300万人面临正在面临着紧急的粮食短缺。而在马达加斯加这样的小型岛国,就有30万人面临着最严重的饥荒风险。而在也门有160万人面临着紧急的粮食危机。除了上述情况外,世界各地的这张粮食短缺的名单还在越来越长。

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经常会因为缺乏粮食而挨饿。作物歉收会使数百万人因为缺乏食物而陷入饥荒。而诸如干旱,洪水,寒潮之类的自热然灾害也会严重地影响粮食生产。而有限的地区贸易也无法让人们用另一个地区的生产去弥补生产中的短缺。但当今已不再是这种情况。

我们当前的粮食产量足以喂养整个星球。全球谷物的最高产量为2.8亿吨(平均每人每天1公斤),足以喂饱世界上所有人口两次。我们也拥有史上最为先进的世界贸易网络,每年可以在海上运输110亿吨货物。

我们目前正在产生足够的食物来养活整个星球,我们拥有在历史上最为先进的世界贸易网络。//图片来源:公有领域我们目前正在产生足够的食物来养活整个星球,我们拥有在历史上最为先进的世界贸易网络。//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那么是什么让当今全世界10%的人口处于粮食短缺当中? 为什么世界上仍有五分之一的孩子因为缺乏营养导致发育不良?

最近,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执行主任,大卫•比斯利(David Beasley),与亿万富翁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陷入了一场争执。比斯利要求这位世界首富捐赠60亿美元以拯救4200万人的生命。而马斯克则提出了关于捐赠的质疑,要求比斯利提供“开源会计”(无论是什么意思)来展示他捐出的款项是如何花费的。

有些人可能会要求马斯克来做这件事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将巨量的公帑注入了自己的公司。不过指出这点大概会让他恼羞成怒吧。

如果世界上的亿万富翁可以放弃他们去年收入的0.15%,约4亿美元,我们就可以阻止今年所有饿死的人。据推测,如果他们放弃了3%,我们就可以保证全球8亿人不至于挨饿。

但是,正如比斯利所发现的那样,让世界的资本家们要放弃他们的财富比登天还难。马斯克也非常反对他或像他这样的人应该缴纳更多税款这件事。

各个富有国家的政府也相当吝啬。虽然人道援助的必要性正在急剧增加,但最富有的国家已经减少了他们的资金捐赠,对东非和叙利亚难民的粮食援助也在削减,口粮供应更是直接减少了一半。

事实上,资本主义体制本身无意温饱数百万深陷饥荒的人民。主要问题不是粮食的短缺,而是穷人买不起粮食。如果现代农业技术,包括机械化,在理性计划的前提上被妥善地使用,是可以进一步增加我们的粮食供应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不会产生利润。

尽管慈善机构,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一直在试图缓解最严重的饥饿,但它们完全无法解决饥饿问题。他们正在依靠乞求富人捐出他们的财富,而这种方式收效甚微。资本主义体制才是对世界贫困人口造成这种痛苦的根源,而它能的提供的救济方式微乎其微。

我们已经拥有满足世界人口基本需求所必需的所有资源。通过结束食物浪费,投资更好的技术,我们能做的不仅仅是满足这些基本需求,而是以可持续的方式确保所有人的生活水平。

但是这个愿景只可能在满足人类需求,组织全世界的资源以使世界工人,农民和贫困人口的利益得到保障,如此合理计划的经济体系下才能实现,而不是去依靠一小群亿万富翁的利润。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